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瀟瀟風雨
瀟瀟風雨 連載中

瀟瀟風雨

來源:google 作者:南溟無魚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南溟無魚 蕭梓風

梁朝暮年,天下動蕩,外有強國相抗,內有匪徒作亂,梁朝國祚危矣……前世商人失意投江卻意外穿越到梁朝,成為了商賈之家少爺,想着過平平淡淡的生活,想着去遊山玩水……因緣際會中男主最終還是入仕,在天下暗涌之中攪動風雲,欲扶大廈於將傾……展開

《瀟瀟風雨》章節試讀:

「什麼?絕對不可能 ,許家是實在是太猖狂了!」蕭梓風聞言大怒。

「今日我去許家,他們就是這樣開的條件,如果許家願意放棄利潤強行吞下蕭家,只要兩年,蕭家就會被拖垮。隨後得到蕭家產業,他們就是蘇州最大的布商,再無人可與之抗衡,不出一年,就可以收回全部損失,兩年里就可以實現全面盈利。」蕭梓雪淡淡說道,眉目之間透露着厭惡之氣。

「剛剛爺爺問未來有什麼打算是嗎?我現在有了答案,我選擇經商!」蕭梓風斬釘截鐵地說到。

「小風 ,你不必勉強自己的。」蕭梓雪咬咬牙「我可以的。」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姐姐你怎麼可能嫁給許家做妾,你願意嗎?你願意我也不願意,爹,爺爺也不願意,是許家這幫人欺人太甚。我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還有就是就算你願意嫁過去又怎樣?他們一樣可以吞併蕭家產業 ,許家狼子野心。」蕭梓風氣憤地怒喊道。他很珍惜這世的每一個親人,現在親人受辱,他又如何不氣?

「那你不想科舉了嗎?你前幾天還在讀書,還去教了雪兒識字……」

「許家想要吞併蕭家,那就肯定會有官府在裏面暗中出力來限制蕭家的生意往來,我也要進入官場,只要我可以得到官職,許家想要動我,那也得掂量掂量。」

「去年你連童試都考不過去,你覺得你有多少把我考取功名?還是收收心回來經商吧,幫你姐姐分擔點壓力,先度過這次麻煩才是。」蕭玄在一邊說著。

「爹,山高水長,沒有什麼不可能,事在人為,沒有什麼做不到的,一切都是剛剛好的,我若想做,那便去做,誰也攔不住。」蕭梓風沉聲道「經商,功名,我全都要!」

「有志氣!」蕭老太爺站起身來說著「太過浮躁,你要知道什麼是腳踏實地,耍耍嘴皮誰都會,說道和做到從來都不是一件事。你先回去,自己好好想想」

「爺爺,難道你要讓姐姐嫁去許家嗎?」蕭梓風盯着桌後的老人。

「不會,我蕭家雖然比不上許家家大業大,但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軟柿子!」老人語速很慢但其中充滿剛毅之氣

「爺爺,可以給我個機會嗎?我需要點時間,至少要到中秋之時。」蕭梓風問道。

「許家的壓力先由你們父親頂着,我們會先去聯繫其他的友商,這個冬天之前可以確保不會有問題,但是明年此時就必須得解決問題了。既然你想要這個機會,那就給你 有什麼需要就和你姐姐談吧。」

「謝謝爺爺,我先回去了。」得到肯定的回復後,他沒有逗留,直接就離開了書房。

「爹,這是不是太過於草率了,小風還沒有正式經過商, 怕是會出事呀」蕭玄目露擔憂之色。

「他既然可以看出我們之前有所隱瞞就證明他其實還是懂點事的,正好趁這個機會好好激他一下,我們老了,以後蕭家還是要交給他們家的,還有就是你和錦娘,也要努力努力……」

「爹,你又提這事幹什麼?凌兒還在呢?」蕭玄老臉一紅,小聲揶揄着。

蕭梓凌也是臉色一紅,知道接下來的話題自己不能再聽了也就打算離開「爹爹,爺爺,我去看看小風……」

書房外。

蕭梓風蹲在一棵樟樹下,撿着落葉放在鼻尖輕聞。

「還沒回去嗎?」蕭梓凌出門看到他蹲在那裡撿樹葉,頗感詫異。

「在等你出來。今天上午去布行找你,沒見着。」

「早上我去了許家,有什麼事嗎?」

「沒錢了……」

「……」蕭梓凌頓感無語,隨即從腰間荷包里取出一張銀票遞給蕭梓風「喏,這是五十兩。你先拿去用吧。」

見蕭梓風沒有伸手去接,她有些詫異:「不夠嗎?這可抵得上你好幾個月的零花錢了。你要做什麼,需要這麼多錢?」在當時一兩銀子的購買力可以支持一個普通的三口之家吃半年的米面。五十兩算得上是一筆巨款了。

「姐姐夏天一般怎麼驅蚊蟲?」蕭梓風看着手中的樹葉,隨口問道。

「你手中的葉子就可以,也有賣驅蚊香的,也是用類似的樹葉做的。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吶。」她不滿道。

「邊走邊說吧。先去你的院子。」說著便走了出去,蕭梓凌也緊隨其後。

「早上沒見到你,後來路過醉夢樓,進去看了看……」

「沒錢你還敢去醉夢樓?」蕭梓凌皺了皺眉頭,她自然知道醉夢樓是什麼場所,雖然對弟弟去逛青樓有所不滿,但也沒說什麼,也就略略吐槽一下「看上哪個姑娘了?」

「呵呵,那倒沒有,就是去看看。」他看得出姐姐的不滿,就選擇性直接跳過與雲想容那段故事。

「你覺得我會信?去了一趟醉夢樓回來就要錢,還要那麼多,還敢說沒事?」蕭梓凌撇撇嘴,搖了搖頭。

「其實早上找你的時候就是為了要錢的,不過後來在布行待了一會,又去醉夢樓待了一會,發現了一個問題……所以就打算多要點,不過確實沒做什麼。」他一臉正經地講着。

「什麼問題?」說話間已經到了蕭梓凌所住的小院子里,蕭梓凌先一步進去,喚出自己的小丫鬟來倒水,自己坐在涼亭的石凳子上。

蕭梓風也坐到旁邊說道:「布行之中有一批染色不好的次品布不好銷售,每次染色之後都會產生新的次品,越積越多,即使降價也賣不出去多少。」

「這個確實,有錢人不會買這種次品,買這種布的大多不富裕,他們更為節儉,買的也不多。」她微微頷首,表示肯定。

「還有就是醉夢樓裏面的人衣服都是差不多的,我問過,她們衣服的款式大多是不變的。而且布行裏面只賣布匹」

這就讓蕭梓凌一頭霧水了,不禁問道:「這兩者有關係嗎?衣服從來都是這樣子的,而且布行不賣布還可以賣什麼?」

「還可以賣衣服。」

「賣衣服?人家都是自己買布回去做,你自己做出衣服,可能不合身,而且賣得要比布匹貴,幾乎人會去買的。」蕭梓凌搖了搖頭,算是否定了他的想法。

「我剛剛還說了醉夢樓,姐姐似乎忽略掉了。」蕭梓風提醒了一句。

「就算是醉夢樓也是不可能,他們的布匹大多從許家買的,他們的布款色要比我們的多,醉夢樓里女子幾乎都會女紅,更不會買做好的衣服。」蕭梓凌又是否定了他的想法。

「所以我說了款式,布料不及許家,但是我們可以直接從衣服上入手,用不同布料,不同工藝結合到一件衣服上,這樣就拉出差異了。」

「這樣是否太過於……嗯,不倫不類了。」她猶豫了一下,還是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現在的衣服基本上都是由一塊布做出來的,上面綉上花紋之類就算是不同了,衣服款式上也就是那幾種,就算有改動,也是不大,極其保守。

「所以我打算先從醉夢樓開始,自己設計新的衣裙,再由醉夢樓推廣到各大青樓妓院 然後推及到群眾身上。這就是我的計劃,當然,我們原料就選用那批次品布,把染色不純的部分設計成不同的花紋,當做特色。然後請綉娘再加工即可。」

蕭梓風站起身繼續說道:「這樣一來可以解決次品問題,二來開拓了一個新的市場,完全可以幫助蕭家渡過這次麻煩,其他東西都有了眼下需要一批綉娘,和一個契機。」

「什麼契機?」蕭梓凌好奇地問道。

「這個契機我會去找的,但是在七夕之前還是要做出兩套成品衣服。回頭我會畫張圖紙給你的,按照上面的做就好了。」

「可是我還沒有答應你哦。你就正準備這麼多。」蕭梓凌莞爾一笑。

蕭梓風也是一笑:「姐姐難道不想試一試嗎?」

「好,我答應了,我會儘快找到合適的綉娘的,剩下的交給你了。」

「對了,其實我是來要零花錢的……」蕭梓風訕訕笑着。

蕭梓凌解下腰間荷包,直接放在他面前,說:「裏面大概有三百多兩銀票,用完了記得把包還給我……」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瀟瀟風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