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逍遙寒士
逍遙寒士 連載中

逍遙寒士

來源:google 作者:六弦綠倚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六弦綠倚 軍事歷史 秦陽

開局被美少女逼迫成婚一臉懵的特種兵秦陽,開始了手撕山賊,腳踹土匪的狂野生活閑了釀酒聽曲兒,賺錢成本地首富,跟美女老婆一起遊山玩水這小生活,那叫一個地道兒!展開

《逍遙寒士》章節試讀:

「你說呢?」

秦陽走上前,一把將穀雨嵐抓進懷中,用手輕佻的玩着她的小臉。

「我沒有死,你就不是天煞孤星了,怎麼不能跟我結婚呢?」

「嗯……」

紅着小臉的穀雨嵐,突破性的將腦袋靠在了秦陽的胸膛上。

秦陽滿意的摸了摸她順滑的頭髮,略微一聞,馨香之味瀰漫在鼻尖。

「你先去睡吧,我要去做一點準備。」

「啊?」

穀雨嵐的小臉上頓時出現一股失望之色。

究竟是為什麼失望,她也說不上來。

秦陽沒有理會她,走進房間,搜索着好使的物件。

找了半天,便尋覓到了一個極為鋒利的匕首。

「你拿這個幹什麼?」

「切水果呀。」

「我要了。」

「不用專門說啦,人家的本來就是你的嘛~」

穀雨嵐有了剛才的突破性舉動後。

突然感覺秦陽身上的那股男人味道,彷彿有着奇妙的吸引力。

說話撒嬌之際,又將身體緩緩貼近秦陽。

「少來,早晚能睡你的,山賊重要!」

秦陽攔腰將穀雨嵐抱起,放在了床上。

「哦……唔!」

穀雨嵐心中本來已經有了幾分失落,但猛然之間,她的嘴巴被粗暴的咬了一口。

哼,什麼嘛!

還是喜歡本小姐!

剛誕生出來的不滿,頓時煙消雲散。

穀雨嵐紅着小臉轉身背對秦陽,小聲道:

「你,你……也早點休息,明天我和你一起去陳縣。」

「知道了。」

走出房間,秦陽看着自己面前的箭筒。

裏面只有三根羽箭。

屬實是窮地方,連武器都只有這麼點。

咔嚓。

秦陽將一根根的樹枝掰斷,開始用匕首緩緩的削了起來。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

一夜無話。

第二日一大早,谷員外的宅院門前,就停着幾輛馬車了。

照例今日便是去陳縣的時候。

秦陽和穀雨嵐坐着馬車來到村口之際,人也全都等在這裡。

「各位,昨晚發生了一點小摩擦……」

谷員外將昨晚發生的事情,跟眾人講了一番。

寒山村的幾十戶村民,頓時沸騰!

「谷老爺,您真是糊塗啊

「這下好了,菜爛到家裡也難賣出去!」

「秦陽,你是我們全村的罪人!」

「養出來你這種白眼狼,真是倒血霉了,連累我們幾十戶人!」

話里話外,全都是對秦陽和谷員外的指責。

他們已經和山賊共存太久了,也都知道山賊的強悍。

「山賊都欺負上門了,難道真要我爹給他們每年交貢銀?」

穀雨嵐見到眾人如此蠻不講理哦,頓時從馬車上走出爭辯。

「又不是給不起,你們家那麼有錢,就給人家又怎麼了?」

「就是啊,不該為咱們寒山村的人考慮考慮嗎!?」

穀雨嵐氣的小臉通紅!

「我爹是好心才護着你們去陳縣的,你們別得寸進尺!」

可惜她一個人,又怎麼可能說得過如此多的村民呢。

秦陽冷眼看着這群人。

真是窮山惡水出刁民。

「這一趟我送你們去,不會出問題的,趕緊上車吧。」

人群頓時更加鬧騰,人們將矛頭再度對準秦陽,滿是懷疑。

「就憑你?」

「我不去,就你一個人怎麼對付山賊!」

「不去這菜還能自家吃,去了就是純給山賊送東西唄!」

「寒山上的山賊,你們還敢惹?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秦陽皺起眉毛。

一張五十兩的銀子被拿出。

「五十兩,這一趟被搶了,你們就自己分,覺得可以就上車,我不會再重複第二遍。」

此言一出,眾人態度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五十兩銀子放在這,他們反倒是有些期待被搶了。

這一趟下來,去掉路費他們一群人加起來也賺不到五十兩銀子。

「秦陽,還是你有辦法呀!」

旁邊的穀雨嵐立刻牽着秦陽的手稱讚。

他們一家人昨晚見識了秦陽的箭術後,對秦陽很有信心。

「秦陽,你小子真是狂的沒邊,等着山賊砍死你吧!」

啪!

一根樹枝砸在秦陽臉上!

儘管村民們見錢眼開,紛紛上車。

人群中還是傳來了一道不和諧的聲音。

秦陽順着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發現了一個光着膀子的精壯年輕人。

根據腦海中的記憶,秦陽回憶起來了這個傢伙的名字。

趙大牛!

這傢伙是寒山村出了名的地痞流氓。

平日里偷雞摸狗,無惡不作。

小時候最經常欺負秦陽的,就是他。

趙大牛很看不起經常在村中吃百家飯的秦陽。

無數次秦陽弄來飯菜,都被他帶人打翻,因為他挨了好多次餓。

禍害遺千年。

前兩年,趙大牛的哥哥上寒山當土匪,家裡過的更是滋滋潤潤。

這一開口,便是為自家兄長說話。

秦陽皺起眉頭,既然自己都來這個世界了。

身為特種兵的自己,能受這鳥氣?

「你哥哥就是山上的人吧?」

秦陽緩緩轉過頭,眼神深邃的看着趙大牛。

趙大牛滿臉鄙夷。

「知道你爺爺家裏面什麼實力就行,我勸你們趕緊低頭認錯,不然山上的大哥們,一定會把你打成肉醬的!哈哈哈!」

猖狂的笑聲傳來。

儘管趙大牛明確表示自己站在山賊們這邊,但村裡人竟沒有一個敢吭聲的。

「這麼說,你很希望山賊把村裡人搶了?」

「那可不是我說的,我只是想讓你這小雜毛自己把苦果吃下去,到時候賠錢的話,那五十兩還希望你敞亮一點,彆扭扭捏捏!」

趙大牛不屑的看着秦陽。

他從來都不認為秦陽是一個能上得了檯面的人。

更不要說相信他能帶人去陳縣了。

那可是山賊!

殺人不眨眼!

可不是誰都有他趙大牛這樣,和山賊的良好關係的。

「很好。」

秦陽走到了趙大牛面前,單薄的身影和對方相比起來,顯得極為無力。

趙大牛眯着眼冷笑道:

「死孤兒,看你這樣子,不服?」

「是有點。」

秦陽很認真的盯着他,思索着要怎麼將他打一頓。

谷員外迅速咳嗽兩聲,示意秦陽別做太過。

穀雨嵐則是瞪着眼睛,嘴角前跟着笑意。

秦陽的戰鬥力,昨天別人沒看見,她可是觀摩了全程。

說實話,這趙大牛有點不自量力了。

《逍遙寒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