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熄燈以後
熄燈以後 連載中

熄燈以後

來源:google 作者:黑夜滾燙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張成義 懸疑驚悚 黑夜滾燙

我家祖傳的規矩是熄了燈以後不許睜眼,是條老舊又封建的規矩,但是規矩就是規矩而我從二十六歲開始,就總碰上些不講規矩的人展開

《熄燈以後》章節試讀:

溫暖?這可是煤氣燈,瞬間溫度應該有幾百度吧?怎麼會讓我覺得溫暖?

不要熄燈,我鬼使神差地想到了這句話。阿公和曹鵠都說過這句話,明明我和曹鵠從不認識,他又是從哪裡知道這句話的呢?

我有心想把這盞煤氣燈搬回去,但是又想起阿公的再三叮囑,只好就此作罷。

只是這盞燈肯定不是什麼普通的物件,不要熄燈,這個燈指的或許就是我面前的這盞燈。只是如果是這盞燈,那為什麼父親當時會遇到那些事呢,當時熄的燈可不是這個,只是一盞煤油燈罷了。

我又繞着它細細看了一會,發現實在是找不出什麼頭緒。既然如此那就只好作罷了,恐怕只有等阿公醒了才能知道這燈是怎麼回事了。

我還未來得及多想,房子里卻傳來了「哐啷」一聲,像是有什麼東西砸破了。

我忍不住緊張起來,阿公和曹鵠都還暈着,這時候還有誰會動呢?

我看了看那盞煤氣燈,煤氣燈還是靜靜燃燒着。

房子里還有阿公和曹鵠,曹鵠也就罷了,阿公我是絕不能丟下他跑的。

只是萬一那真是個鬼怎麼辦?

思前想後,我還是伸手去提那盞煤氣燈,只是提燈也不礙事,這盞燈在這點了這麼久也沒熄滅想來是不會那麼容易滅掉,一想到這,我便用足了力氣去提那盞燈。

但是這一提不要緊,我卻提的趔趄一下,這盞燈竟然輕的出奇!真是奇怪了,這盞燈明明是用金屬製成,哪怕最輕也該有十多斤重,可是如今提在手裡卻輕若無物,這真的是燈嗎?

我暫且壓下心頭的疑惑好奇,提着燈便往前去,可沒走兩步房子里便走出個人來

這人身材高大,穿着一身京劇長袍,臉上的油墨已經去了不少,露出一雙疲憊的眼睛來

是曹鵠!

我自然驚喜的要同他搭話,可曹鵠卻露出一副驚恐的模樣「你瘋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幹嘛?」

不過是提了次燈,卻惹得他好像我做了什麼壞事一樣,我訕笑道「剛剛我還以為房裡有什麼東西……」

「你先放下!」曹鵠一臉嚴肅道「這東西不能亂動」

我立刻依言放下,這倒不是說我怕了曹鵠,只是那個世界對我來說還有諸多未知,而看曹鵠剛剛那表現大概率是友非敵,此刻我對現狀以及這盞莫名其妙的燈都一無所知,少不得要聽他的吩咐

曹鵠見我放下燈後才鬆了一口氣,他走上前打量煤氣燈「剛剛房子裏面就我和那老頭,沒什麼別的東西在裏面」

既然沒有了什麼古怪的東西,我便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思忍不住開口問曹鵠道「剛剛那是什麼東西?是鬼嗎?你剛剛用的那是啥阿?是不是就是『請神』?我聽我爸說過幾次這個,就是不知道你用的是不是,還有這個燈」我指指那盞燈「這燈是什麼東西阿?怎麼你和我阿公都說不要碰,我剛剛碰了會不會招鬼阿?」

曹鵠蹲下身研究那盞煤氣燈,只是抬頭沖我笑了一笑,他臉上的油墨已經乾涸,五色的油墨粘結在他左半邊臉上,此時在煤氣燈暖黃的燈光晃動之下,顯得頗有幾分鬼氣森森

只聽他慢條斯理道「你問題可真夠多的,上學的時候有這麼愛學習嗎?」

我正想反駁他,曹鵠卻站起身來拍了拍手掌「你去拿把椅子來,我慢慢和你說」

我心下一喜,立刻從廚房裡搬出了一張板凳,曹鵠也不客氣,大大咧咧地掀起長袍坐在板凳上,還伸手向地上一指「你坐那」

「……非得坐地上嗎?」

他瞟了我一眼「那你剛剛不會多拿個板凳?就你這死心眼的也想去徐福廟?」

徐福廟?!一聽到這我也顧不得地上有什麼只一屁股坐下去等着曹鵠給我講點什麼。

曹鵠似乎對我這求知若渴的樣子非常滿意,伸手拍了兩下我的腦袋「咱們首先得從這個燈講起」他指一指一旁的煤氣燈「這盞燈有個名字叫鮫燈,你知道什麼是鮫燈嗎?」

我點點頭「以鮫人煉油所得油脂可保燭火千年不滅,但是這不是杜撰的嗎?根本沒有鮫人這種生物哪來的鮫燈呢?」

曹鵠哈哈笑了兩聲「的確如此,世上並沒有鮫人,自然也沒有所謂的鮫燈。但是這個東西…」他看向那盞靜靜燃燒的燈「卻是名副其實的鮫燈」

「這盞燈里的油脂是秦始皇派人從東海所獲的奇珍身上所得,雖然它不是鮫燈,但卻和鮫燈一樣,有長明千年的功效」曹鵠頓了頓,又用低沉的聲音道「上次見它,它卻不是這副模樣」

上次見它?這是什麼意思?

但是曹鵠明顯沒有要解釋的意思,他只是自顧自地繼續往下說「當年始皇以奇珍製成九盞長明燈,其中三盞賜給了徐福以助他出海去尋長生不老葯,史書上亦有此記載『鮫人燈,長三寸七分,燃之千年不滅』,這盞便是鮫人燈」

這世上真有千年不滅的燈嗎?我看着煤氣燈,很難想像這其貌不揚的東西就是一千年前始皇帝所鑄成的鮫人燈盞。等一下!一千年,這豈不是個老古董?

這突如其來的想法讓我不免有些興奮,我忍不住感嘆道「這一千年前的古董,得值多少錢阿?」

曹鵠嘿嘿一笑「前幾年一枚『秦半兩』賣了兩百萬,這還只是普通的秦朝貨幣,若是換成了咱們眼前這個」他笑得意味深長,我卻立馬知道了他這笑容背後的含義

這盞燈的價值,只怕是無法估量!

我可以清晰地聽到自己的心怦怦跳了起來,要是把這東西拿出去賣了,只要想想那個成交價格便讓人覺得口乾舌燥

但是曹鵠下一句話卻猶如一盆涼水澆滅了我這番心思

只聽曹鵠輕飄飄道「你覺得自己有命拿這盞燈嗎?」

《熄燈以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