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言情›心安處是他
心安處是他 連載中

心安處是他

來源:google 作者:蘇豆玉 分類:言情

標籤: 向黎 夏卿歡 言情

離婚前,向黎從不正眼看她,甚至肆意嘲諷羞辱她離婚後,他才知道夏卿歡對自己的意義展開

《心安處是他》章節試讀:

「你膽子真夠大的,不怕別墅里的探頭會錄音?」
夏卿歡冰冷着臉。
三年前,小僮想給她買一隻手鐲當生日禮物,去了金店卻被控告搶劫。
她為了賠錢,在娛樂圈想盡辦法賺錢,卻因為向黎施壓,讓她安分守己當好向太太,只得一直掙扎在十八線。
在這期間,小僮意外得了心臟病,她以為是他擔心過度,沒想到是因為夏泱泱!
「是我,黎哥哥和你離婚了吧?」
夏泱泱嘴角笑意越來越深,「悄悄告訴你,我根本就,沒、懷、孕。」
這一切,都是為了讓他們離婚。
「夏泱泱,你不得好死!」
夏卿歡控制不住情緒,她揚起手就要往夏泱泱臉上招呼。
「夏卿歡,住手。」
她的手腕被用力抓住,紅了一圈。
向黎厭惡地盯着她看,還以為她變老實了,沒想到還是這樣表裡不一。
「呵。」
夏卿歡手指攥緊成拳,心鈍痛得有些麻木,「我在幹什麼,你兩隻眼睛不是看得很清楚?」
既然他誤會了,那她不介意按着他的誤會做。
至少夏泱泱挨打,她的心也能好受一些。
「道歉。」
向黎眼神冰冷。
夏泱泱則邁着小碎步往向黎懷裡躺,得意洋洋盯着夏卿歡看。
夏卿歡苦笑着。
「不管我怎麼解釋,你只相信她。」
她定定的盯着夏泱泱看,「紙,是包不住火的。」
早晚有一天真相大白,到那時候,夏泱泱的下場絕不會比她好到哪去,向黎最討厭的就是被欺騙。
夏泱泱正想開口,向黎快了一步:「她是什麼人我比你清楚,何況你現在已經不是……」 「我知道,我不是向太太了。」
夏卿歡濕着眼眶,往後退了幾步,「剛剛不過是看她臉腫的不對稱,想給她補一巴掌。
放心,我這就離開。」
她不要再待在這裡看夏泱泱跟他纏綿悱惻。
「威脅我?」
向黎不得不承認,他心裏並不想讓夏卿歡走,他反悔了。
他不想那麼輕易放她走了:「在你把欠我的錢還清之前,別想逃走。」
聽見後面這句,夏卿歡顫了顫身子。
他當真就這麼討厭她?
夏卿歡輕笑了聲,眼眶的濕潤像是斷了線般從眼角滑落。
望着她,向黎有些心疼。
才剛萌生這個感覺,向黎立刻將這壓下。
她不配讓他為她浪費感情。
「黎哥哥,你不是還要去公司嗎?」
夏泱泱一副善解人意的樣子,「我倆可是同父異母的親姐妹,有我在家裡看着姐姐,你還不放心嘛?」
他當然不放心。
夏泱泱跟夏卿歡的關係他也不是不明白,他一走,她必定為難夏卿歡。
夏卿歡只能被他折磨,其他人,一根汗毛都不準動。
「不用,她跟我一起去。」
向黎淡淡的聲音飄進夏卿歡耳中。
她不明白,既然向黎討厭她,為什麼總要把她圈在身邊!
結果向黎的下一句話,把夏卿歡帶入深淵。
「我去談個合作,正好約的是她試戲的地方,那裡,她熟。」
話音落地,向黎看着她,嘴角邊若無似有的一抹微笑。
還以為他是怕她在家裡被夏泱泱動,原來只是想變個法子折磨她。
夏卿歡抹去淚水,她故作堅強,「好,我跟你去。」
那個地方她確實熟,向黎想,她配合就是了。
夏泱泱不願,她試圖跟着一起。
可是,向黎不知在何時已經不見了,她還保持着那個靠在懷中的動作,夏卿歡看着她,在憋笑。
「怎麼,不走?
難不成我得拿一把輪椅來推你?」
向黎回頭,語氣涼薄,表情平淡。
夏卿歡趕忙追了上去。
兩人一前一後出了門,夏泱泱站在那,狠狠跺了下腳。
傭人路過,報以鄙夷的眼神。
「站住!」
夏泱泱氣急敗壞,夏卿歡給她難堪就算了,區區一個傭人算什麼東西。
「您有什麼事?」
傭人劉媽是看着向黎長大的,也見證了他和夏卿歡之間的感情。
她堅信當年老夫人的死肯定有問題。
「去買十斤榴槤回來,要是不好吃,你就可以收拾收拾回老家種田了。」
夏泱泱趾高氣昂,對劉媽十分不客氣。
這個季節的榴槤皮都是青的,怎麼可能好吃?
劉媽看出夏泱泱想為難她,臉色難看,「小姐,你這是刁難我。」
「對,我就是刁難你,怎麼樣?」
夏泱泱一副欠打樣,「黎哥哥寵着我,你們要是敢不聽,我就讓他把你們都開除了!」
任性,跋扈,哪裡及夏卿歡半分。
要不是他們之間有誤會,就這樣一個啥也不是的東西也能踩到她們頭上命令?
車內。
向黎見夏卿歡心情似乎很好,並沒有想像中的心煩意亂與煩躁,反而嘴角揚起抹淡淡的笑。
「怎麼,那麼期待被潛規則?」
向黎一開口,把夏卿歡氣個半死。
她回頭,將壞脾氣壓下去,裝出一副很開心的樣子:「對,被潛規則,總比陪你睡舒坦。」
「你再說一遍?」
向黎臉都黑了,他將車停到了一邊,伸手捏住夏卿歡下巴。
她眼神飄到別處,總之就是不與他形成對視。
「看我!」
向黎厲聲。
「就不。」
夏卿歡倔強。
向黎冷笑一聲,他指尖加了加力度。
夏卿歡吃痛看向他,兩人眼神碰撞,向黎眼中些許得意。
他啟動了車,不到片刻,夏卿歡到達那個令她由衷恐懼的地方。
「下車吧,夏小姐。」
向黎命令道。
夏卿歡聽話的下了車,站在大門前,她的雙腳像是在地面生了根。
見夏卿歡一臉害怕,向黎情緒毫無波動,他抓住她的手往裡拽。
換以前,他會心疼捧着她的臉頰,帶她去做她喜歡的事情。
可是現在,他只想讓她為那場「背叛」付出代價,儘管他對她依舊下不去狠手。
「向總,這就是您帶來的人?」
包廂里,每個男人身邊都有個女人作陪,她們濃妝艷抹,穿着暴露,舉止談吐都是在迎合這些男人。
一點都不像是來試戲的,反倒像是……聚眾潛規則。
而向黎身後的夏卿歡卻落落大方,氣質出眾,還有張絕世美貌。
她一來,成了所有男人眼裡的香餑餑。
 

《心安處是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