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它小說›新婚日王妃逃婚了
新婚日王妃逃婚了 連載中

新婚日王妃逃婚了

來源:外網 作者:唐夢若影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唐夢若影

第6章「她忙?她一個傻子能有什麼忙的?她對嵐兒和雨兒下毒,不就是為了讓逸辰來見她嗎?現在逸辰人都來,她裝什麼裝,走開。」.........展開

《新婚日王妃逃婚了》章節試讀:

《新婚日王妃逃婚了》小說作者是唐夢若影。書中精彩片段:... 第6章 「她忙?她一個傻子能有什麼忙的?她對嵐兒和雨兒下毒,不就是為了讓逸辰來見她嗎?現在逸辰人都來,她裝什麼裝,走開。」風凌雲根本就不理會冬兒,直接闖了進去。 「小,小姐,奴婢沒能攔住他們。」冬兒只能走到楚無憂的面前,低頭稟報。 楚無憂半依在精緻而舒適的椅子上,一隻手輕握着茶杯,慢慢的品着茶,另一隻手輕輕的拂着半靠在她身上的雪熬光滑的毛。 她雙眸微垂着,只是專註地望着依在自己身上的雪熬,眼角都沒有抬一下。 白逸辰愣住,他知道她不傻了,來的路上猜想過幾種見到她的情形,卻萬萬沒有想到,會是這副情景...... 白逸辰的眸子落在楚無憂的臉上。 雖然他與她早就有婚約,雖然她一天到晚的追着他,纏着他,但是他卻從來沒有仔細的看過她一眼。 看了,也是一張傻氣的臉,一張醜八怪的樣子。 只是此刻仍就是那張黑不溜秋的臉,仍就是那斂着的眼角,卻突然感覺似乎不是那麼丑了。 白逸辰的目光轉向在楚無憂的輕撫下特別柔順的雪熬,心中微驚。 那隻雪獒是藏區送來的貢品,是皇上賞給楚侯爺的,那雪熬對主人極忠,卻是只認一個主人。 平時根本沒有人敢靠近到它的身邊,以前楚無憂更是怕它怕的要死,可是現在...... 這一刻,白逸辰都有些懷疑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 風凌雲也是同樣的愣住,傻小姐真的不傻了? 楚無憂依舊沒有抬頭,只是紅唇微動,輕淡的不能再輕淡的聲音柔柔的傳開:「侯王府小姐的閣院是兩個不相干的男人可以亂闖的嗎?」 她的聲音雖然輕淡,卻讓在場所有的人驚住。 那般輕淡的聲音,似乎有着一股讓人無法反抗的威力。 白逸辰驚的雙眸圓睜,聽到不相干三個字,他的眸子莫名的閃了一下。 風凌雲有一瞬間被驚的失了神,回過神後,他忍不住怒吼出聲:「楚無憂,你就不要再裝模作樣的了,你不就是......」 這個女人以前可是天天死皮賴臉的纏着白逸辰,現在裝什麼假清高。 「打了出去。」楚無憂輕淡的聲音再次的傳開,吐出那個『打『字時,格外的輕柔,似乎比請更要客氣上幾分。 而楚無憂的眸子自始至終都沒有抬一下,連半個眼神都沒有施捨給他們。 她這般輕淡的聲音,竟硬生生的將風凌雲的怒吼聲給壓了下去,甚至讓風凌雲的話,硬生生的卡在了喉間。 青竹的唇角忍不住抽了幾下,打了出去? 這兩位公子可不是一般的人呀。 白家是京城四大家族之首,風家則排第二。 風凌雲是宮中御醫,甚得皇上寵愛。 白逸辰是自十二歲起連續三界的風雲大會擂主,無人能超,更是被天下百姓美稱為天下第一公子。 白家的祖業在白逸辰的手中更是越來越興旺,聽說白府的錢比國庫中的錢都多。 就連太子都是極力的巴結白逸辰,皇上對白逸辰也是極為的賞識。 這兩位爺豈是她能打的? 「小姐,是白少爺。」回過神來的管家連連解釋着,管家心中極為的納悶,三小姐平時可是傻傻的,今天怎麼說話這般清楚。 只是,三小姐現在連白少爺都要趕,不知道又發了什麼瘋。 「管家,你在候王府待了多少年了。」楚無憂輕輕的拍了一下雪熬的腦袋,漫不經心的問了一句。 「我從十二歲就跟着候爺,如今已經有三十五年了。」管家不明其意,話語中還帶了幾分得意。 楚無憂心中冷笑,在府中待了三十五年,卻就這麼帶着兩個男人闖入她的閣院,這古代沒那麼開放吧? 楚無憂這才抬眸,望向管家:「哦,看來,的確是老了。」楚無憂這話說的似乎漫不經心,卻讓管家硬生生的打了一個冷顫。 「小姐,老奴知錯了。請小姐饒過老奴這一次。」管家心中一驚,雙腿一屈,直接跪在了地上。 他很清楚,這位雖然是侯府三小姐,卻有着囂張的絕對資本。 且不說皇太后的疼愛,就是在這候王府中的地位也不是他人能比的。 三小姐的母親孟靈兒是皇太后的親侄女,生前深得侯爺的疼愛,只是在生三小姐時死於難產。 孟靈兒死後,侯爺因為太過悲痛大病一場,侯爺病好後便升孟靈兒為妻,以侯爺夫人的正禮厚葬。 皇上也下旨封孟靈兒為一品夫人。 孟靈兒去世後,侯爺對三小姐格外的疼愛,用一句愛女如命都不為過。 現在是侯爺出征未歸,三小姐向來痴傻,讓他忘記了三小姐才是這個侯府中最得寵的。 管家深知,只要三小姐一句話絕對能讓他滾出侯王府。 白逸辰的眸子速的眯起,他望着楚無憂,眼色複雜。 楚無憂只是一句聽似模稜兩可的話,卻把老管家嚇成這樣。 自他出現,她一直很平靜,但是風淡雲輕中,卻似乎可以撐控一切。 她?就算不傻了?卻又是何時練了這樣的本事? 白逸辰深邃的眸子中,快速的隱過幾分異樣。 「楚無憂,你到底想怎麼樣?」風凌雲終究沒有白逸辰那般的沉穩,再次忍不住吼道,只是這次,氣焰卻是明顯的低了幾分。 「小雪兒。」楚無憂沒有理會白凌雲,仍就輕拂着身邊的雪熬。 小雪兒是楚無憂給雪獒起的新名字,她覺的很親昵,很貼切。 青竹的唇角忍不住抽了一下,她望向那隻雪熬,似乎是在確定主人喊的是不是那隻雪熬。 風凌雲雖然憤怒,聽到她那聲小雪兒,也愣住。 那隻雪熬,比她還要大,比她還要重上許多,她卻喊它為小雪兒。 白逸辰的唇角也下意識的動了一下。 白逸辰望着楚無憂,眼色越來越複雜。 此刻在她的眼中,他難不成還比不是一隻狗?還是她只是想要跟他玩欲擒故縱的把戲? 若她是想跟她玩欲擒故縱,他不得不說一句,她算是在成功了!! 只是白逸怎麼都沒有想到,接下來......

《新婚日王妃逃婚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