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玄針狂婿
玄針狂婿 連載中

玄針狂婿

來源:外網 作者:林望楊悅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林望楊悅 都市言情

淪為廢人兩年,林望飽受屈辱。 妻子背叛、他遭人欺辱,被人肆意踐踏尊嚴! 終於,廢物逆襲! 重獲修為的他醫術高絕、武道登封,風水玄術、鑒寶古玩,樣樣精通! 他要將欺辱他的人踩在腳下,讓權貴俯首稱臣!展開

《玄針狂婿》章節試讀:

「好啦,我…我要睡午覺,你出去吧。」她將頭偏到一邊,滿臉紅暈。
林望摸了摸自己的臉頰,笑着走出楊悅的房間。
他知道楊悅對他的心意,兩年,哪怕是塊石頭都能捂熱,楊悅心裏終歸是有自己的。
放心吧老婆,接下來的我,一定會讓你大吃一驚!
兩天時間過去了。
這天早上八點,海安王家別墅。
在家養傷的王彥傑早早被自己父親吵醒,而等他起床之後,卻發現家中多了一位貴客。
別墅客廳的沙發上,王彥傑的父親王海林坐在一旁,一個中年男人坐在沙發正中央。
王彥傑往窗外看了看,頓時嚇了一跳。
好傢夥!
自己老爸居然搞了個車隊去接這個男人,頭車更是他們家最貴的那輛勞斯萊斯。
王彥傑立刻猜到了面前這個男人身份不凡。
「小傑,這是你李叔叔,給你李叔叔問好!」
王彥傑緊忙喊道:「李…李叔叔好。」
他突然反應過來。
自己家和省城的李家關係密切,一直有生意往來。
而這個李家,是省城幾大豪門之一,在省城有很大的權勢!
「上次見到小傑的時候,才這麼高點吧?現在都長這麼大了。」
「誒,小傑,身上的傷怎麼回事?跟人打架了?」中年男人詫異的問道。
一旁的王海林立馬嘆氣道:「這小子盡給我惹事,前些天不知道惹了誰,被人在肚子上捅了一刀,之後帶人去找對方算賬,又被打了一頓。」
「哦?」李文軍滿臉驚詫,笑着調侃道:「海林啊,這可就是你不對的了。」
「自己兒子被人欺負了,你這當爹的就這麼算了?」
王海林苦笑:「他跟我說對方很能打,我尋思就算要替他出頭,那也得多帶些人去。」
「但我又怕事情鬧大…」
「鬧大就鬧大了唄。」李文軍一副無所謂的表情:「大不了殺了就是了。」
「小小海安,殺個人我李文軍還是能辦的。」
「小傑啊,這事,李叔叔我替你出頭!」李文軍爽快說道。
王彥傑頓時狂喜:「李叔叔,你願意幫我?」
「我跟你爸算是兄弟,你算是我半個兒子,哪有自家兒子被人打了還不管的道理?」
李文軍掏出自己錢包,在錢包里找到一張名片。
「海安的唐雄認識吧?道上的人物。」李文軍將名片遞到王彥傑手裡:「打他電話,報我李文軍的名字,他會幫你。」
「放心大膽的去做,出了事,李叔叔替你兜着。」
王彥傑內心頓時變得無比興奮!
唐雄這一號人物王彥傑自然也是認識的,海安道上的大哥,風雲會的話事人,手底下光小弟就有好幾百個。
有他幫忙,收拾林望這個廢物還不是手到擒來?
這下好了,自己不但能好好教訓那個林望,還能把楊悅給辦了!
這位李叔叔,簡直是太強大了!
王彥傑識趣的退到一邊,不敢打擾李文軍和自己父親談話。
「李大哥,這次來海安,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李文軍喝了一口茶,點頭道:「有。」
「來等一個人。」
「等人?」王海林滿臉不解。
李文軍答道:「京城譚家你知道吧?」
王海林咽了一口唾沫:「千億豪門譚家?」
「對。」李文軍斜眼一笑:「我得到消息,京城譚家的管家譚洪山今天要到海安。我已經備好了價值上億的禮物,包下了海安最豪華的酒店千鳳樓,還花了上千萬疏通關係,請譚洪山老爺子今晚赴宴!」
「只要我能結交上譚家,過段時間,李家在省城的生意,就交給你王家打理。」
王海林整個人都呆住了,似乎沒想到這麼好的事居然能落到自己頭上。
他突然覺得,自己這些年巴結李文軍,簡直就是最正確的決定!
早上九點半,楊家別墅,楊悅一家人早早就去了公司。
九點半,林望被電話鈴聲吵醒。
「喂,請問是林兄弟嗎?我是劉俊輝啊。」
林望從床上坐起:「是我,有事?」
「林兄弟,不知道你今天有空嗎?我師父聽說林兄弟醫術高超,想來拜訪你一下。」
林望答道:「拜訪就不用了,你說個位置,我過去吧。」
這兩天林望清閑得很,他正想找一份工作。
而那位海安鼎鼎有名的崔神醫林望自然聽說過,如果能結交,興許自己能找到一份給人看病的工作。
「我這會兒正好在我師父的百匯堂,勞煩林兄弟跑一趟了。」
「嗯,半小時內到。」
半個小時之後,林望來到百匯堂中醫館。
百匯堂後院,一個老人正在給一個中年男人的後背針灸。
「師父,這位就是我早上跟你說的那位小神醫,林望林兄弟!」
老人回過頭打量了林望一眼,眉宇間流露出不屑。
「沒看到我在給譚署首施針嗎?過會兒再說。」
劉俊輝不敢多嘴,苦笑着點頭。
「崔老,這偌大的海安,誰敢在您老面前自稱神醫啊?」中年男人說道:「喲,還是個年輕小夥子?」
崔敬南語氣不冷不淡:「譚署首說笑了,現在的年輕人都是這樣,好高騖遠。」
「真要論中醫,老頭子我都還不敢說精通呢。」
他嗤之以鼻的笑了笑,彷彿根本沒將林望放在眼裡。
「年輕人,你哪個學校畢業的?」崔敬南對着林望問道。
林望微微一笑:「我從小就跟師父學中醫,沒有上過學。」
「中醫?」崔敬南覺得好笑:「嚴家的老爺子嚴堂松服了半瓶百草枯,你是用中醫手段治好的?」
林望答出兩字:「針灸。」
崔敬南突然大笑:「年輕人,但凡是有半點中醫常識的人,都不會說這種荒唐的話。」
「百草枯毒性強烈,不是針灸能治好的,懂嗎?」
劉俊輝緊忙解釋道:「師父,林兄弟昨天確實用的針灸,而且就只用了幾針,嚴老爺子就徹底好了!」
「呵,是么?」崔敬南冷笑道:「我看你這醫術也學狗肚子里去了。」
「崔老,你辦不到的事,並不代表我辦不到。」
林望滿臉自信:「就比如你面前的病人,你只能緩解他的痛苦,但我只需三針,就能完全治好他的腰傷!」
「哈?」崔敬南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
可是,林望的下一句話,便瞬間讓他目瞪口呆。
「而且,三針之後,他腰部脊柱內的那顆子彈,我也能輕易取出來。」
這話說完,伏着身子的中年男人也愕然轉頭,滿臉駭然的看着林望
崔敬南也驚訝的看着林望。

《玄針狂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