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妖孽總裁花式追妻
妖孽總裁花式追妻 連載中

妖孽總裁花式追妻

來源:google 作者:蘇淺歌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時璟淵 蘇淺歌 霸道總裁

頂級特工蘇淺歌隱退回國,在機場撿到一哭唧唧的絕色妖孽,一不小心挖坑把自己埋了本以為不會相見,某天男人將她堵在電梯里:奪了我的清白,不準備負責?蘇淺歌不可置信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霸道男人,一度以為認錯了人聽說你缺個老公,剛好我缺個老婆,咱們拼個婚?成婚後,當初的小奶狗時而腹黑高冷,時而哭唧唧蘇淺歌表示,一定是上輩子造了什麼孽,才被男人吃得死死的網傳時璟淵是個又老又丑的中年變態大叔,卻將一個乖純絕美的女人抵在牆上親時璟淵甩出結婚證:明媒正娶的網友驚呼,時總這麼帥,定是被這女人賴上的蘇淺歌氣成河豚:屁,明明是他戲精賴上我展開

《妖孽總裁花式追妻》章節試讀:

「蘇淺歌,你故意的吧,我什麼時候花錢綁架過你,我再怎麼討厭你,也沒想綁架你賣出去。」蘇錦看着客人們懷疑的眼神,憤怒的反駁着。
「這是我從綁匪那裡拿到的,你怎麼解釋?」蘇淺歌冷着臉,一字一頓。
她從綁匪那裡得到視頻,調查後才發現是繼父楚譯所為。
誰會想到那個溫文爾雅,對她最好的男人,卻是最心狠的人。
不久前還發現,楚譯的背後還有人,只是一時間沒查出來。
今天,她就是故意為之。
「我不知道,我沒讓他們綁架你,你少污衊我。」蘇錦顯然有些激動。
今天整個安城的人都來參加她的生日宴,蘇淺歌卻在這時候拿出視頻。
擺明就是污衊她。
報復她那些年對她的不聞不問。
一定是這樣。
想到這,蘇錦隱忍下心底深處的怒火,朝着客人們開口,「抱歉各位,今天我有家事要處理,招待不周,請原諒,下次我登門拜訪。」
蘇錦身為蘇家唯一的女兒,繼承家業後,能讓蘇家多年穩居安城四大家族第二,不可否認,她是有能力的。
客人們雖然很想吃瓜,可瓜田的主人不讓吃,又不能得罪蘇家,只好提前離開。
客廳里只剩下蘇淺歌和蘇錦母女二人。
蘇錦上前朝着蘇淺歌便是一巴掌,只是半道被握住了手腕。
疼得蘇錦眉頭狠狠一皺,怒吼道。
「蘇淺歌,你給我放手,我好歹是你的親生母親,你為了報復我,竟然使出這麼下作的手段,你毀了我,對你有什麼好處?」
「聽說你這些年在山溝里長大,你既然上尋親網,難道不是打蘇家的主意?」
蘇淺歌嗤笑一聲,用力一甩,直接將蘇錦甩到地上。
然後拿出紙巾擦了擦手,這動作刺激得蘇錦臉色更難看了幾分。
「蘇家?我還真不稀罕。」
「姐姐,你怎麼可以這麼對媽媽,你被綁架撕票,媽媽出差回來得知消息後,也很難過的。」
蘇之涵上前將蘇錦從地上攙扶起來,一副柔弱白蓮,為了蘇錦勇敢質問蘇淺歌的模樣,讓蘇錦臉色好轉了些。
蘇淺歌將兩人的神色盡收眼底,嘲諷的勾唇一笑。
「蘇之涵,你是什麼牌子的塑料袋,這麼能裝?裝好人博蘇女士心疼的戲碼,你不膩我都看膩了。」
被綁架前,蘇之涵最擅長裝柔弱委屈污衊她,博蘇錦的疼惜,她因為性格倔強,不肯認錯,沒少挨打挨罵。
蘇之涵被懟得一愣,小臉忽青忽白。
下一秒,委屈的眼眶泛紅,「姐姐,我只是不想你誤會媽媽,你為什麼這麼說我?」
說完,眼淚便流了出來。
眼淚一流,蘇錦立馬就心疼了,朝着蘇淺歌怒吼,「蘇淺歌,你這個喪門星,這個家不歡迎你,現在立刻馬上給我滾出去。」
「既然你不稀罕蘇家,回來幹什麼?你怎麼不去死?」
憤怒嫉恨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蘇淺歌,眼神冷漠的就跟看仇人一樣。
一旁的蘇之涵卻挑釁的朝着蘇淺歌勾唇一笑。
蘇淺歌澄澈的眸子,頃刻間被怒意覆蓋,「死?你都不死,我怎麼能死?我活着回來,就是為了看你笑話的。」
「你……滾。」
送完客人,剛進別墅的繼父楚譯踱步上前,伸手扶着蘇錦。
將她輕輕擁抱入懷,拍了拍她的後背,抬眸看向蘇淺歌,語氣柔和。
「淺歌,她好歹是你親生母親,你少說兩句吧,既然回來了,就在家裡住下,母女倆哪有隔夜仇。」
溫潤如玉的嗓音,給人第一感覺,很親切。
這也是蘇淺歌的感覺。
可只有她知道,所有人都被他的偽裝給欺騙了。
但是現在還不是撕破臉的時候。
好戲才剛剛開始。
「禮物已送到,告辭。」蘇淺歌頭也不回的離開。
……
……
另一邊。
蘇淺歌離開酒店房間不到一刻鐘。
時璟淵便蘇醒了過來。
望着周圍陌生的環境,眉頭微蹙。
低頭看了一眼自己一絲不掛的身體,原本微蹙的眉心蹙得更深了。
腦海中破碎的畫面浮現。
他起身下床,從地上撿起自己的衣服,拿出關機的手機。
剛開機,便接到助理許成的電話。
「三爺,你在哪裡?」
時璟淵冷冽的眉眼掃了桌上一眼,「盛世酒店101號房。」
「你的毒……」
話雖然沒說完,可時璟淵卻懂。
「暫時解了。」
昨天收到消息,那個人回了國,他便借口來安城出差,沒想到剛下飛機便遇到刺殺,因為帶的人手不多,所以許成為了掩護他,將敵人引開。
剛好媚心毒發作,抑制的解藥卻被人掉包。
他只好返回機場躲避,看見蘇淺歌的一剎那,下意識的朝着她走去。
以前媚心毒發作,因為有抑製藥,他很少會失去本心,出現另一種人格。
昨晚,是個美麗的意外。
「查一下昨晚送我來酒店的女人在哪裡,還有調包抑製藥的叛徒。」陰鬱的眉眼在逆光中籠罩着一層淡淡的光暈,一半分明,一半陰暗,給人的感覺不寒而慄。
左眼角的淚痣卻又平添了幾分妖媚邪氣。
時璟淵掛斷電話,將眼鏡戴上,眸底深處的凌厲被掩藏住。
渾身上下散發著清冷矜貴的氣質,有點斯文敗類。
半小時不到。
許成便抵達了酒店。
「三爺,這是昨晚那個女人的資料,叛徒的事,我還需要時間。」
時璟淵坐在沙發上,打開文件,瀏覽完蘇淺歌的資料後,眼底划過一抹異樣的流光,唇角微揚。
「她現在在哪裡?」
「離開酒店去了蘇家,網上爆出了一些新聞,你看看。」
許成從時璟淵唇角的弧度中收斂思緒,連忙遞過去平板。
#蘇家大小姐送棺材祝賀親媽生日#
#十一年前綁架案,真兇竟然是親生母親#
#蘇家大小姐絕美容顏#
時璟淵將所有新聞都看了一遍後,放下手機。
「查一下她的住址。」
許成一時間沒回過神,不可置信的看着時璟淵:「三爺,你這是……」
「找人負責。」
許成虎軀一震,踉蹌一下直接摔了個狗吃屎。
「負……什麼責?」
反應過來後,許成激動的從地上爬起來,「三爺,難道你找的人就是她?我要有老闆娘了嗎?」

《妖孽總裁花式追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