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夜半守靈人
夜半守靈人 連載中

夜半守靈人

來源:google 作者:無奈的卷王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葉東 懸疑驚悚 無奈的卷王

我是一名守靈人,一路見證死者,走完人生最後的旅程聽我師傅說,幹這一行,沒什麼特別的要求,只要膽大,心細,沒碰過女人的就行了展開

《夜半守靈人》章節試讀:

我叫葉東,現在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可我接下來所要說的故事,

可一點都不普通,你可以持保留意見,但它的的確確是我的親身經歷。

以前在農村呆過的朋友,想必都知道,在一些偏僻的小村莊,

至今還保留着,神秘而鮮為人知的喪葬習俗。像水葬,天葬,婚葬,等等。

甚至還有將棺材,直接放到懸崖峭壁上安葬的說法。說到這裡,

就不得不提到,與殯葬相關的職業,像陰陽先生,抬屍匠,守墳人這些,

時常能夠,聽老一輩人津津樂道,而就在這些陰陽行當之中,

最苦最累的,莫過於守靈人這碗飯了。因為它囊括了上述這些職業的,所有工作。

一路見證死者,走完人生最後的旅程。聽我師傅說,幹這一行,

沒什麼特別的要求,只要膽大,心細,沒碰過女人的就行了。

對於當時我這個單身20年的,小光棍兒來說,再合適不過了。

「東子,發什麼愣呢?快給王老太太上香!」

「哦…」

耳旁傳來師傅嚴厲的斥責,我不敢怠慢,忙不迭的點燃了三根香,

對着老太太的遺像,鞠了三個躬,師傅說過,這三根香,

是引導死者入黃泉的,可保老太太一路平安。

我將三根香插入了香爐中,而後朝師傅吐了吐舌頭,師傅還是板着一張臉,

一副待會兒再收拾你的表情。和往常一樣,師傅他老人家給死者穿壽衣時,

動作還是那麼得體大方,一氣呵成,眼看就只剩最後一步了。

「怎麼了?李叔?」

眼前這位帶着眼鏡,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中年男子,正是王老太太的兒子,

據說前幾年去城裡打拚,小有成就,剛想接老太太過去享福,

沒料老人突然頑疾複發,撒手人寰了。剛才我師傅給老太太打點兒那會兒,

他也沒少幫忙,看得出是個孝子。

「唉,老太太這是不肯走啊…」

師傅長嘆了一聲,彷彿一下子,蒼老了許多,眼神之中儘是疲憊之意。

「師傅,還是我來吧,您都一天一夜沒合眼了。」

我扶着師傅坐下,而後將目光看向了那口棺材。

相比之下,王老太太的棺材要比村裡以往死去的老人,高級許多。

整口棺材都是純玻璃打造的,還自帶製冷設備和哀樂。

按理說,這薄薄的玻璃棺蓋,應該不難推動才對,可此刻它給我的感覺,

就像有千斤重似的,愣是沒動分毫。眼鏡男急了,想要幫我一起推,卻被師傅立馬制止。

「東子,你先幫我看看老太太的面容和體態。」

師傅坐在長凳上,揉着太陽穴,有氣無力的說著,倒是讓我有點犯難了。

別看我跟着師傅,有段時間了,其實大多數時間都在打下手,

師傅說我火候不夠,先打打下手,可這一打就是2年時間。

如今,他突然讓我上陣,該不會是把這茬給忘了吧。

我聳了聳肩,心想也沒什麼,不就是看看屍體么,哥們我這都看了兩年了,

還差這一具么?心裏的確是這麼想的,可正當我,看向王老太太面容的一剎那,

我的心還是不由得猛抽了一下,要說跟了師父這麼久,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怪異的現象。

此時老太太的臉頰表面,就像是覆蓋著一層淡淡的薄霧,

臉色青白青白的,皮膚上似乎有什麼東西微微隆起,

就像是有什麼小蟲子,在裏面蠕動似的,十分怪異,我看得有些精神恍惚,

身子搖晃,就像是服用了安定藥片一樣,再看老太太的面容時,

感覺有些重影,朦朧之間睡意襲來,棺材裏的哀樂聲,

開始斷斷續續,模糊不清,整個人就像是身處在幽暗的水底一樣,

耳膜鼓動,視野不清,有些花糊…

就在我認為自己即將要昏厥的檔口,耳膜鼓動的聲音突然停止,

周圍變得出奇的安靜,竟聽不到一丁點兒聲音,看着周圍那些哭喪的家屬,

只覺得他們是干張嘴不出聲,就像是在看啞劇似的。

我掐了掐臉蛋,試圖讓自己從朦朧中清醒過來。

誰知卻看到了,有生以來,見過的最為驚悚的一幕,

因為此時老太太居然睜眼了!誰能想到她睜眼的一剎那,瞳孔居然是全黑的,

可最誇張的,還得是她那張血盆大口,我從來沒見過,

有人可以將嘴巴撐得這麼大,大到完全能塞進一個拳頭,

整體呈現出一個O字,口腔內部漆黑如墨,宛如黑洞深淵。

隨之而來的,是她口腔內部,發出的那種刺耳的尖叫聲,彷彿能刺穿人的耳膜。

疼得我在地上直打滾…

「是氣跳屍!大侄子,你老實告訴我,你媽究竟是怎麼死的?」

師傅當場就從長凳上跳了起來,幾乎就是咆哮出聲,

話音剛落,就見靈堂前的火盆居然嗖的一聲,衝上房梁,最後是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直接就摔成了兩半兒,屋內哭喪的那幾個娘們被嚇得是,連連尖叫出聲,

倒是有幾個膽肥的老爺們,想要上前看個究竟,可哪兒還有機會啊,

其實也就沒一會兒功夫,老太太的屍體,又開始異變了,

身體彷彿像是通了電流似的,一顫一顫的抽搐着,弄得整個棺材都在抖動,

最後乾脆直接就從棺材裏,蹦了出來,明明是堅硬的水泥地面,

愣是讓她蹦出了彈跳床的感覺,彷彿像是一條活蹦亂跳的鯉魚,

在地面上不斷的跳動掙扎着,嚇得靈堂內所有的村民,全都跑沒了影。

唯獨師傅在第一時間,騎在了女屍身上,單膝壓住了屍體的背部。

可是耐不住女屍,誇張的力氣,彷彿像是一匹將要脫韁的野馬,

師傅只能勉強支撐,表情十分痛苦,我是徹底看呆了,

回過神,想起身幫助師父制伏女屍,沒料卻迎來師傅猙獰的面容,以及他幾乎拼盡全力,

喊出的那句話:「東子,快走!走的越遠越好!記住,今天晚上,你要不停的跑,

千萬不要停下,天亮之前你一定要跑出這個村子,知道嗎?」

《夜半守靈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