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一念何茫茫
一念何茫茫 連載中

一念何茫茫

來源:google 作者:嬋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嬋湫 閭丘長生

詭!詭!完美的謫仙帥哥為醜陋的怪胎?!類人形的怪物卻為謫仙?!不同的視野不同的觸感,這該死的詭感這荒誕的天地,晦氣矣我想寫個詭字,但橫豎都看不出詭在哪裡我在想,詭需要靠字體現嗎?我該怎樣才能寫出一個詭字?展開

《一念何茫茫》章節試讀:

「青驥子你且在此處稍等片刻,吾突有靈感想作詩一曲。」

「善」

勿問歸,勿問來。

何必急心尋自我,他日雲霧自會開

本是天上逍遙雀,何思人間苦恨哉。

何須知其身,何須知其由。

自當飲酒笑,前路自然開。

「哥哥寫的字當真筆走龍蛇,多謝哥哥寫得此詩告誡小弟,真不知如何感謝哥哥!」

「既然你已經看出來了就不必多說,需記得前路風景尚佳,何必觀後路之憂患。」我眼角一抽回道。

心中確實暗想:這小子有點自戀啊,這明明是寫給自己,剛剛那句話也是說給自己聽的既然都忘了何必糾結過去,順其自然總有一日會想起自己是誰的,何必急於一時。不知為何吾心總有一種千萬不能忘記自己哪怕是死!這世上定有認識吾之人。

「青兄,還請帶路」

「善」

於此,吾等便順着青驥子漂下之河向上行之。

「對了青兄,問汝一下這驥周城落於何處,其貌及其民風如何」我很自然的轉移了話題不然這廝一定要對此滔滔不絕。

「哥哥,除去我之外,驥周可謂百姓和睦,安居樂業,互幫互助,雖略有少數人家境窘迫,也僅為少數之家。而小弟所呆青家上古起便是軍家為王庭為百姓而戰而生,家父至今在軍營中日夜操兵,研究兵法,於是乎這驥周城坐落與蠻夷邊境兩百里,也算是邊疆總指揮部了,青家為此城將侯,此乃軍城城中之人皆為善戰之人但小弟是個例外,其貌雖談不上青山綠水但也算是未有污穢之處。原打算順河溜之溺於此,如若生也可漂向邊境被當為邪祟所斬。所幸遇到哥哥又解我心結真不知如何言之」

言罷便又打算叩首,我連忙扶住他並轉移話題:「當真人不可貌相,聽青兄之言也可知青兄之才能,有才能為何不成國家棟樑卻把這心放在尋死上面,以青兄之能何不從政?」

「哥哥何必讓小弟保有希望,小弟就算有才能又如何?我這如同地府中厲鬼之容顏唯恐……況且小弟這羸弱之身軀……」

「為何不遮其(你的)顏,淬其體魄?患得患失又有何用?使自身偉岸,使樣貌變善?」

「哥哥所言極是!讓小弟可謂是柳暗花明!」

這小弟……哎……也是怪可憐的……看能否打開他之心結也算是件善事。

不多時,應是走了一兩個時辰,入眼皆是兩種視野,一種觀其貌為青山綠水看到便讓吾心情愉悅但又有一種不適應之感。

一種視野觀其為雲迷霧鎖,陰森恐怖,讓吾覺得詭異但又感覺噁心至極並且這才是真實樣貌。

這青驥之吾也問過,他說風景尚佳說明他只能看見風景秀麗那一面。這詭感真是讓吾痛苦萬分!!

復行數十步,出其林,豁然開朗。

河流此端已為湖泊,其內有一漁夫老漢,我們兩個見有人心中一喜便打算上前詢問:「弟弟你先在此地等吾一番,湖中還有一位老漢吾上去詢問一下」

「善,哥哥眼力真好!小弟眼力不及哥哥也」

「何須說這些」

於是我便上前站在湖邊大聲說道:「……」

其實君勿己就隨便吼了幾下,因為遠那老漢不一定聽得見。

那人聽到後不多時把船划了過來看清我容顏後:「原來是位將軍,小人離得太遠未曾聽清還望將軍再說一番」

此人不過(沒有)七尺,觀其年應是已過半百,容顏慈顏善木讓人倍感親切。

可是又看去,只見其不過是一形如鼠鳥的醜陋類人形生物罷了!

我忍着不適對那老漢說道:

「吾初來此地想問一聲這驥周城在何處,吾此番前去有要事但又不知該如何前往。還請伯伯告訴吾一聲」

「草民名為刁漁仲,將軍鎮守邊疆保護百姓何須多禮?去那驥周城此需經俺們落魚村然後至西行六里左右到應該名為梨花村的地方再沿山路行十六七里見一河流然後順着河流向上走便可看見驥周城,只是為何不見將軍駿馬?」漁民稍有疑惑道。

「哎!何敢佔用軍中糧草,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軍中資源應對付蠻夷我又整能因私心用之!守護好國家才是吾等使命!此去一別其實是回家看望家母,母親年事已高,未曾有人照顧,吾久思之後愈發心痛便在軍中請假回家看望母親,好好盡孝!」我嘆了口氣道。

「嗚嗚嗚!俺非人也(我不是人啊!)竟然還猜忌將軍!真是罪過!罪過矣!俺這大半歲月是修在狗身上了啊!將軍請!將軍請!如今已是晌午,老漢懇請將軍在俺家,俺好好招待一番,願將軍原諒我這猜忌之罪!」刁漁仲問身落淚更是叩在地上。

我連忙把他攙扶起來,沒想到自己演技如此之高!說到:「伯伯何必如此,快快請起!是吾勞煩伯伯才是!若伯伯不嫌棄叫我一聲小吳即可,將軍將軍的怪彆扭的。至少吾前時救下一位弟弟還請伯伯帶吾等兩人過河。只是我那弟弟樣貌醜陋還望伯伯不要害怕!」

說完便對刁漁仲鞠了一躬,老漢連道答應使不得之內的。

「弟弟,哥哥已經已經談妥想必不多時便隨哥哥一同前去。」

「善」

「伯伯這便是吾那弟弟,只是樣貌有些醜陋還望伯伯給他一套斗笠蓑衣。」

刁漁仲見到青驥之容顏驚呼一聲連忙稱善。

「弟弟別怕,有哥哥在!」

「謝謝哥哥!」

待青驥子穿戴好斗笠蓑衣,漁民架船向村中行去……

其路上我轉移話題也算是有說有笑。

沒過多久便到了湖邊,待漁夫停好漁船邊向他家中行去,而這青驥之一直跟在我身後偶爾與我聊上幾句外就沒別的言語了,不曾與刁漁仲說話。

一路上很多人都投來了好奇的眼光,還有些與這老漢相熟之人也有些上前詢問一番。

但在我視野中大數人也是和這老漢差不多的形如鼠鳥的醜陋類人形生物……

到了他家門後,到了老漢大喊一身:「老伴,來客人了!你快去做點吃食來招待客人,俺陪客人聊聊天」

說完邊那老人使了幾個眼色,雖然有些隱蔽但還是被我察覺了。

作者的話

突然發覺古人說話之間的言辭應該不只像上章所說,應該是多樣的,有人說吾字,有人說我字也有人說俺,洒家之類的

目前這為還沒告訴讀書姓名的主要小說人物,先簡單說一下,用書中人視角的人(我們視角的妖怪邪靈)有兩個視野觀念,一種是我們看世界的視野

一種是我們看見污穢邪祟的詭異視野,

順便提一下,普通視角下也就是正常人或者路人視角下和詭視角下打鬥場景是不一樣的。

《一念何茫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