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異世三國:嫁給女帝後的悠閑生活
異世三國:嫁給女帝後的悠閑生活 連載中

異世三國:嫁給女帝後的悠閑生活

來源:google 作者:幸福的爬爬蟲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女帝 蘇瑾

(無系統、輕鬆、搞笑、種田、幕後流)東周末年天下大亂,五十餘載後天下三足鼎立!北梁,大虞,大楚三國爭霸,勢要一統三國結束紛爭!蘇瑾穿越實力最弱的大楚帝國,開局嫁給了大楚女帝!奈何女帝實屬權臣的傀儡,蘇瑾走上了一條護妻之路,斗權臣,協助女皇掌權大楚,進而發展國內民生,經濟,軍事穩健提速,最終一統三國,曾經的女帝也與蘇瑾身份進行了完美互換……展開

《異世三國:嫁給女帝後的悠閑生活》章節試讀:

對這個便宜女婿,張金石太滿意了。

雖然出身不行——但自己出身也不好啊,不過是家中有數百畝地的普通財主罷了,幸得大兄賞識,才能官拜司馬,有能力才是最重要的。

蘇瑾謙虛地 :「一點小技巧,上不得檯面。」

「只能攔得住他們一時。」

說起這個,張金石的臉色頓時嚴肅起來:「聽陛下說,你請我過來,是有什麼法子,能夠讓陛下的情況好起來?」

這麼開門見山,讓還準備試探張金石几下的蘇瑾有些措手不及,他點了點頭:「是有一些想法。」

張金石催促着:「快說、快說。」

蘇瑾一擺手,輕點桌子:「在說這個話題之前,我有幾個問題想要問一問張公。」

張金石點了點頭。

「大楚兵權,張公握有多少?」蘇瑾開口,有些緊張起來。

張金石猶豫了下,掰着手指算了一會:「大楚共有兵七十五營,我手中能調遣動的,有二十三營。」

「左光斗將軍手中十二營,能為陛下所用。」

「陳平之將軍手中九營,能為陛下所用。」

「趙孝哲將軍手中七營,不過此人…向來倒行逆施,我不敢確定他是否,還願意為陛下所用。」

「錢孝直手中八營,此人剛正不阿,心向大楚,到關鍵時刻,必定能為陛下所用。」

「剩餘十六營,為李公、鄭公之部。」

聽完張金石的話,蘇瑾鬆了口氣。

他是生怕,張金石也是個空架子司馬,光有一個「兵馬大元帥」的虛銜,結果手底下一個兵都沒。

這個結果是很好的。

一營之部,是兵卒兩千人,七十五營,也就代表着,整個大楚的兵力有十五萬之眾。

哪怕不算上趙孝哲那個模稜兩可的人,也有大半都在自己人手裡。

「趙孝哲此人,我記得不是司職郎中令?」蘇瑾嘴裏念叨着這幾人,左光斗、陳平之這些人他不了解,頭一次聽說,但趙孝哲可不是頭一次聽說。

張金石點了點頭:「是的。」

郎中令這個官位,是皇帝身邊親近的官員,除了負責賓客迎送、群臣奏事之外,最關鍵的一個職責,就是負責皇宮的安全,掌管皇帝禁衛。

蘇瑾沉默了一會,吐了口氣:「不安全的隱患都要排除,張公可否能接手郎中令?」

張金石沉默了一會,點了點頭:「可。」

「然後便是,有件事需麻煩張公差遣人手去做。」蘇瑾又說道,「這是能決定陛下未來如何的緊要大事。」

張金石眼裡一亮,一招手:「早等着了,快說。」

蘇瑾慎重地開口:「需張公走訪民間,最好北梁、大虞之地也能差遣人去,看看有沒有些寒門、貧門出身,卻不得重用,甚至…有才卻不被所用的人。」

「招攬來,都招攬過來。」

張金石遲疑起來,他這隻老狐狸,可不會像姬似玉那樣單純:「那李公、鄭公那邊…」

「不需理會。」蘇瑾搖搖頭,「他們若是問起,便說陛下見我大才,便起了民間拾遺的念頭。」

說著,他頓了一下,咬清字音,重重說道:「放心,我能壓住他們,讓他們無法反駁。」

張金石饒有興緻地上下打量着蘇瑾。

寒門子弟、貧門子弟能不能用?

當然能用。

而且好用,他們不同世家大族,要求小、盤結錯雜的利益關係也少,而且為國、為君考慮得多,而不像士族人那樣,還會為家族考慮。

但…無論北梁、大虞、還是大楚,用得都少。

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民間之才,還能有世家培養出來的才子有用?

想要在大楚執行「滄海拾遺」的行動,最關鍵的,得證明這個「遺珠」是真的珍珠,而不是什麼鵝卵石。

就像蘇瑾說得那樣,只要他能壓得住世家學子,證明他是最璀璨的那顆珍珠,那這個計劃就能順利地執行下去。

但如果不行…姬似玉反要深受其害,本就不多的話語權,又會被李公、鄭公狠狠搶走一部分。

乃至張金石他自己,也會受到牽連。

「你就這麼有信心?」他吐了口氣,搖搖頭,失笑着問道。

他可不敢隨隨便便就答應下來,出了問題,姬似玉可是最遭罪的那一位。

「張公不信我?」蘇瑾笑着道。

張金石果斷點頭:「對,不信。」

蘇瑾一攤手,被人這麼不信任,但他一點都不氣惱,臉上的笑沒打任何折扣:「張公這幾日可以好好想一想,真要執行,該怎麼去做。」

「不出七日,你就會回來找我的。」

張金石挑了挑眉毛。

這話里的意思是…七日之內,他就能證明,自己是能壓在這些士族頭上的一顆明珠?

他站了起來,語氣泛着冷意:「七日,這是你說的,七日。」

「不知這七日你怎能做到。」

「本以為你是腹有良才、可不料竟是這等夸夸其談的人物。」

說著,他頓了一下,意味深長地補了一句:「不過,你若是做到了,能讓李公、鄭公無話可說的話…」

「某來負荊請罪。」

說完之後,他推開門走了出去,哐當一聲,砸得門發出一道巨大聲響。

不多時。

姬似玉匆匆趕來,滿臉憂愁:「怎麼回事,朕聽人說你和亞父打起來了?」

蘇瑾愣了一下,詫異地看了眼姬似玉,又探頭看了眼外面——這皇宮裡傳消息也這麼誇張的?

就是開門的動靜大了些,竟還能傳成打起來?

「沒打起來。」蘇瑾搖了搖頭,「只是張公有些不信我。」

姬似玉眉頭擰得更緊了:「那朕去勸一勸亞父…」

蘇瑾一擺手,抓着姬似玉的手,帶她進屋坐下,又轉身去關上了門:「不用,張公有自己的打算。」

「他這是…給你留餘地,也在給我當墊腳石啊。」

姬似玉茫然,沒有理解蘇瑾的話。

蘇瑾沒有解釋,他只是搖了搖頭:「最多七天之後,你就知道了。」

「對了…你得幫我一個忙。」

姬似玉立馬坐正:「你說。」

「我給鄭公出了道題目,他解不出來,可能…連答案都不怎麼看得明白,幫我把這件事鬧得大一點。」蘇瑾一本正經,說出了這樣的話。

《異世三國:嫁給女帝後的悠閑生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