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遭有些日子
一遭有些日子 連載中

一遭有些日子

來源:google 作者:鄭蓮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家怡 林心鴻 現代言情

《天后》01過銅鑼灣下一站是天后,單車騎過油麻地,飛機也落地2001年的香港,從shallwetalk唱到痛愛,滿大街的苦情歌和蛋仔魚丸的香味飄在一整展開

《一遭有些日子》章節試讀:

《天后》0過銅鑼灣下一站是天后,單車騎過油麻地,飛機也落地。
00年的香港,從shallwetalk唱到痛愛,滿大街的苦情歌和蛋仔魚丸的香味飄在一整條港島線上,饞得出站口的小孩走不動路。
夏日fiesta,我很久以後才知道這歌的名字,跟香味一起飄過港島線的,充滿香港獨有腔調和顏色的,在街邊藝人破爛音箱里放着,是零一年勁歌金曲里少有的嗨歌熱門。
我阿媽讓我不要發獃,拉着我手出了站口,她左邊提紅色樂色袋,右邊提好大一個我。
我阿媽瘦小,太瘦小了,我這小小孩都要捧她在手裡,非常非常小心地捧在手裡。
來香港以後我們住在很多人的筒子樓,一個做送水的姨娘跟我阿媽很好,她讓我不要氣我阿媽。
「你阿媽好辛苦,你要聽話。」
我說,「水姨,我阿媽那麼好,我為什麼會氣她?」
我中意水姨的,她心疼我阿媽。
我從大陸來,深圳的海和香港的海又不一樣。
阿媽是香港人,年香港回歸,我阿公住院看報紙,一拍大腿,說,「天大的好事啊!」
讓我阿爸去香港,把我外公外婆接來。
我那時候四歲,不明白這些,只知道阿公把我嚇了一跳,手上的蘋果掉了,砸死了一隻過路的螞蟻。
年新年,阿爸去香港接我外公外婆,就把他們也變成了螞蟻。
遠航的渡船被大浪翻了個底,大陸和香港的**沒日沒夜地撈了兩天,上帝一點不悲憫,我被阿媽牽着,就在送我阿爸上船的港口那裡,我阿媽哭得心肺都要吐出來。
人間由螞蟻組成,好事太大,會碾死螞蟻。
我們都是螞蟻。
阿爸走了以後,我阿媽吃不下飯,很快瘦成竹竿子,連衣服都撐不起來。
有時候她坐在窗戶前面,一坐就是一天。
我問阿公,阿媽怎麼都不理我。
阿公就把我兩隻手攏在他的手裡,說,你阿媽太傷心了,不要生她氣喔。
我一看阿公的眼睛,分明淚光盈盈。
人那麼奇怪,別人傷心知道,自己傷心卻不管。
阿媽和我牽着過馬路,這一條道我們每個月都走一遭,有些日子甚至走兩遭。
我們去拜林默娘,大陸里叫媽祖,這裡喊天后,其實是一個人。
媽祖就是天后,天后就是林...

《一遭有些日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