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紙合約:總裁寵妻請低調
一紙合約:總裁寵妻請低調 連載中

一紙合約:總裁寵妻請低調

來源:google 作者:夏至花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碧華 現代言情 陳律師

「這是什麼奇怪的遺囑?」方恩典完全被母親給搞糊塗了她把自己辛辛苦苦經營了大半輩子的育幼院送人也就算了,居然還要自己嫁給身邊這個比冰塊還要冰冷的男人還有那個什麼所謂的幸福……展開

《一紙合約:總裁寵妻請低調》章節試讀:

但見他優雅的坐在老闆椅內,裝修漂亮且空間龐大的總裁辦公室,足以體現出他的身份和地位。
他交疊着雙腿,手肘支在光滑的桌面上十指交叉,「我聽我的助理說,方小姐似乎很想見我一面,很抱歉讓你等了這麼久,現在你可以說明你的來意了。」
他的傲慢與自負,充分說明着他對方恩典的嘲弄和鄙視。
可方恩典卻並不氣餒,依舊保持着良好的修養和脾氣,目光無畏的與之對視,「既然大家的時間都很寶貴,我就不說廢話了,昨天你的助理秦先生有找過我,大概意思就是有關於我母親留下來的那份遺囑問題。」
「我知道範氏集團最近要興建一個大型的購物中心,剛好要用到聖心孤兒院的那塊地皮。」
「我母親在去世時留下遺囑說要把那塊地皮過繼給你,但前提條件是我們結婚。」
「說實在的,這想法對我來說很荒謬,如果你想要那塊地皮我無權反對,必竟那是我母親的遺願,但是婚……我是不會同你結的,希望范先生能和我有一樣的想法才是。」
說著,她從他的對面站起身,微微頷首,笑得很禮貌,「我已經說明了我今天的來意,希望范先生不要再為婚禮的事情操心了。」
始終不動聲色的范鈞剛冷冷一笑,雙眸內也含滿讓人不解的恨意,「你好像很怕我,對吧?」
方恩典的臉色一僵,爾後又恢復一臉震定,「我不覺得。」
「既然不怕,為什麼不敢同我結婚?」
身後的聲音帶着几絲嘲弄,「還是你覺得現在的你,已經配不上我的身份了?」
看着他近乎完美的面孔上所流露出來的嘲弄和冷漠,她的心像被什麼抽打過似的疼了一下,但很快,她又恢復了一臉震定。
「我知道範氏集團在寶灣北的財勢和地位幾乎無人可及,也恭喜你經過這麼多年的努力換取了今天的成就,恐怕這背後的艱辛……」
沒等她的話說完,范鈞剛已經不奈煩的打斷她,「方小姐,我們今天的談話應該不包括敘舊吧?」
她被堵了回來,也並不生氣,只是笑着點點頭,「對不起,我可能是打擾到你的工作了,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不多做停留了,范先生再見。」
說著,她起身就走,而辦公桌後面的范鈞剛卻死盯着她纖細的背影,一副有話說不出的樣子。
「方恩典,我肯給你嫁進范家的機會是你的榮興,你不要不識抬舉。」
「謝謝范先生的抬愛。」
「現在後悔還來得及,一旦你踏出這道房門,以後你連求我的機會都沒有了。」
前面的身影依舊未停,只淡淡扔下一句,「放心吧,這道門,從此後我不會再踏進第二次。」
某個餐館的門口剛剛發生了十分戲劇性的一幕——
不知從哪裡跑來一隻渾身雪白的小貓咪,傻呵呵的邁着優雅的步子正準備過馬路,結果這隻貓咪被一條看上去有些可怕的黑狗看到,那隻黑狗發出嗚嗚聲,似乎有將那隻貓咪吞下腹中的架式。
這樣的場景若是被好心人看到,定會助那隻貓咪一臂之力。
可是周圍的行人顯然忽略了貓和狗的存在,根本懶得在乎這邊的劇情。
但這也並非就說好心人不是沒有的,比如十五秒鐘之前,當那隻黑狗正準備向那隻白貓發出第一次襲擊的時候,突然一隻超大的書包從天而降,準備砸向黑狗。
結果,黑狗被突如其來的東西嚇到,轉身跑了,那隻貓終於有了警覺性,也喵一聲逃得飛快。
但不幸的事情卻落到了另一個人的身上,比如某輛豪華跑車的主人,此時正怒瞪着自己的後視鏡,如今已經被一個不明物體砸得面目全非。
書包的主人——一個身着某國小制服的小男孩頂着一頭黑黑的短髮,十分抱歉的跑到車主面前,規規矩矩的衝車里的司機先生行了個禮。
「對不起叔叔,我不是故意要砸你的車子的。」
小男孩唇紅齒白,一雙大眼如精靈般靈動可愛,他小心翼翼的走到對方的車前,將砸到地上的書包輕輕撿了起來。
再回頭看一眼那隻倒楣的後視鏡,此時已經碎成了千萬片。
車主——范鈞剛臉色難看的瞪着眼前的小男孩,如果惹了禍的是一個成年人他至少還能發發脾氣或是找人賠償,可眼前的孩子,橫看豎看,都不會超過七歲。
這小屁孩的家長是怎麼管教孩子的?
他眉頭深斂,恨不能把這個惹了禍的孩子抓到膝頭重打一頓屁股,心疼的看着自己跑車上碎成片片的鏡子,這小屁孩肯定不知道,這輛車可是上個月新購到寶灣北的最新型限量版保時捷。
就在他和小男孩相互對峙的時候,一輛紅色女士機車從不遠和駛了過來,「小旭……」
「媽咪?」
被叫做小旭的男孩臉色一白,硬着頭皮迎了過去,直到機車停下,他才嘟着小巧可愛的嘴巴,指了指身後的名貴跑車,「對不起媽咪,我剛剛惹禍了。」
後面坐在車裡的范鈞剛沒想到這個小孩子居然會這麼坦白,正常孩子惹了禍,不是嚇得哇哇大哭,就是給自己找無數個借口和理由為自己脫罪。
可這個小男孩卻對自己的罪行供認不諱,一時之間,他倒是有些崇拜起教育他的父母,把孩子培養得這麼有責任心。
而騎在機車上被叫做媽咪的女人此時摘下頭上的安全帽,之後帶着一臉歉意向跑車這邊走來,「對不起這位先生,我兒子他……」
話說到這,所有的語言都被硬生生吞入腹內。
就連坐在跑車內的范鈞剛也被眼前的事實打擊到了,「方恩典?」
她笑得極其難看,硬生生的向車裡的男人點了點頭,「真……真巧啊范先生。」
范鈞剛瞪着眼來回在方恩典和那個小男孩的臉上穿梭,方恩典有孩子了?
這麼多年不見,她居然……有了孩子?
她老媽以前是育幼院的院長,搞不好……這孩子是她從孤兒院領養回來的,可是……再仔細一看,那小子的五官輪廓與方恩典根本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一紙合約:總裁寵妻請低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