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用盡餘生說我愛你
用盡餘生說我愛你 連載中

用盡餘生說我愛你

來源:google 作者:蒲公英_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宋庭淵 邢獵天 霸道總裁

曾經的相知相愛卻換來一次次的報復……當一切真相浮出水面的時候,他才知道他錯的有多離譜……展開

《用盡餘生說我愛你》章節試讀:

「宋先生,我……我們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啊,您不是說諾一以後的一切安排都能聽我的嗎?
所以我才會讓她去接了台。」
「我有說過她能被你弄死嗎?」
宋庭淵眸色陰寒,彷彿時刻都可以將人殺死的毒蛇。
「可是……」
「救命……」身後的包廂中傳來劉老闆一聲聲地驚呼尖叫。
劉老闆的十個手指,全被宋庭淵的手下一根根掰斷。
他不否認自己對於刑諾一父女的背叛是怎樣的痛恨,但是他還不允許她可以去死。
「宋先生饒命啊,我就是酒後說了這些混賬話,求您饒了我這條賤命吧。
我不該詆毀您,我也不知道她怎麼會從樓上掉了下去!
求您放了我吧。」
宋庭淵一腳踢開那扇門,看着渾身狼狽的男人,眉頭卻皺的更深,「給我打,直到他說了實話。」
劉老闆立刻嚇破了膽,一旁的王麗也是嚇得不行。
以前外界所傳的那個被迫上陣的宋家少爺,和他的父親相比,簡直是更加的心狠手辣。
「先生,醫院那邊來電話了。」
一旁的助理立刻給宋庭淵遞上了電話。
宋庭淵接過電話,看了屋內的劉老闆一眼,「給我把人看好,如果她死了的話,我要讓他給我陪葬。」
……
醫院中,宋庭淵坐在醫生的對面,看着手中的病例,臉色很是不好看。
「宋先生,不用這麼擔心,邢小姐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
一旁的醫生看着男人的臉色並不是很好安慰道。
「但是邢小姐的左手臂有骨折,最讓人擔憂的是,邢小姐腦部中有一個血塊,所以可能還是需要劉元觀察一下。」
他微皺眉頭,「不必了,我會儘快安排她離院。」
「可是宋先生,邢小姐的身體還有……」
「你不必再多說了,我相信我那裡的醫生並不會很差。」
他走到重症監護室的外面,透過上面小小的玻璃窗,看着裏面躺在病床上的刑諾一。
小女人臉色蒼白,彷彿下一秒便會離他而去。
他的心臟全是被人用手狠狠攥緊,甚至連呼吸都變得困難。
刑諾一卻陷進一場沒有結局的夢境中。
密封的房間內,宋雨欣就站在她的面前,眼眶通紅,緊緊地握着她的手不斷說著,「諾一姐姐,我好怕!」
「諾一姐姐,救我!」
「諾一姐姐,求你帶我出去吧!」
之前的刑諾一因為被養在宋庭淵的身邊,男人總是溫柔待人,她甚至還不知道什麼是邪惡,直到那一天她才真的看透人性的陰暗面。
「雨欣!
雨欣!」
刑諾一在昏迷中不斷地喃呢這個名字,而站在她旁邊的宋庭淵自然是聽得清清楚楚。
男人就站在她的身邊,看着小女人的臉色蒼白,看着她愧疚地喊着妹妹的名字。
他在想也許她也會愧疚,但是她到底是背叛了雨欣,背叛了他。
而他的妹妹和她的爸爸到現在也不知蹤影,她也不會好受。
一連半個月的昏迷,讓她只覺得自己似乎真的死過一次。
她睜開眼睛,卻發現仍舊身處一片黑暗之中。
她緩緩坐起身子,睜大眼睛看着面前的的房間,卻發現自己仍舊什麼也看不到。
「我這是在哪?」
她的聲音中還帶着些許慌亂與剛剛蘇醒時的沙啞。
她突然感受到周圍宋庭淵的氣息,不知道為什麼竟然讓自己突然心靜了下來。
「是不是天黑了?
為什麼不開燈?」
然而男人卻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坐在她的旁邊,靜靜看着一邊的小女人,「你不知道這裡是哪裡?」
刑諾一聞聲轉向男人的方向,低聲道,「謝謝……你,救了我。
我好像又給你惹麻煩了。」
「刑諾一,你的命對我來說根本就不重要。」
宋庭淵看着小女人臉上的歉意冷哼道,「告訴我,欣雨和你爸爸到底去了哪裡?
我自然會放你走!
如若不然,你的命就再沒一次好了。」
「宋庭淵,其實你不應該救我的,就讓我死了也很好的。」
她雙眼無神地看着對面的男人,臉上卻是歉意的笑容。
刑諾一的表情深深刺痛了他的心,「刑諾一,你以為你死了就夠了嗎?」
他雙手直接扯住了她的衣領,「刑諾一,你是不是覺得我真的不敢弄死你!」
一旁的醫生連忙跑進來制止着宋庭淵,順手將燈打開,「先生,您不要這麼激動,邢小姐現在還禁不起這樣的折騰。」
宋庭淵看着床上的女人,微微愣怔,還是鬆開了刑諾一,有些惱怒地轉身離開了她的身邊。
家庭醫生給刑諾一檢查着身體,卻發現刑諾一的眼睛的問題。
「邢小姐,你能看清你面前的數字嗎?」
醫生豎起一根手指在刑諾一的眼前。
刑諾一卻露出一個帶有歉意的笑容,搖了搖頭。
其實從剛剛她就已經發現自己似乎已經看不見眼前的一切。
宋庭淵卻沒有離開房間,當聽到醫生的問話時,連忙站了過去,「她的眼睛……」
刑諾一聽到宋庭淵的聲音,身體卻突然一抖,呼吸也變得有些慌亂,但很快便恢復了平靜,「我沒事,只是有些看不清了。」
看着刑諾一沒有焦距的瞳孔,他微微動了動唇,最後卻緩緩吐出了兩個字,「活該。」
刑諾一臉上的笑容卻突然僵住,低垂下了頭。
……
「先生,宋小姐的視力恐怕是因為從樓下摔下來後,腦中的淤血壓迫了視覺神經,只是這種失明具體是暫時的還是永久性的我們目前還沒有判斷,還是要根據邢小姐的具體情況分析。」
宋庭淵聞言點了點頭,卻還是直視着對面的醫生問道,「那她也有可能永遠都沒有辦法恢復視力?」
「這些都是有可能的。」
當他再次進入那個房間時,病床上的刑諾一立刻聞聲轉頭看向了他。
「你能不能放我回家?」
這是她每次都會問的問題。
「你的家在哪?」
他的聲音中帶着諷刺。
刑諾一咬住下唇,沒有回答。
「你覺得你一個瞎子可以自己獨自生活,還是你想繼續回到會所讓人繼續玩弄?」
男人嘲諷道。
刑諾一仍舊沒有回答,只是低垂着頭。
宋庭淵看到她的沉默一陣莫名的惱火,「既然那麼想被人干,我滿足你」伸手撕扯着邢諾一的衣服,更是毫不留情的拽下她的褲子…….

《用盡餘生說我愛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