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喻晉文南頌
喻晉文南頌 連載中

喻晉文南頌

來源:外網 作者:離婚後女主馬甲掉一地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離婚後女主馬甲掉一地

「離婚吧。」 結婚三年,男人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清清冷冷的三個字說出來,沒有一絲人情味。 南頌站在喻晉文身後,盯着他高大挺拔如松的背影,看着他映在落地窗上冷峻無情的容顏,只覺得一顆心涼到了谷底。 垂在身側的兩隻手無聲地蜷成拳頭,發著抖。 她最怕的一句話,終於還是來了。 男人轉過身來,面容便更加清晰,這一張立體完美,稜角分明的俊臉,即使朝夕面對了三年,仍是令她心動不已。 「可以,不離嗎?」 南頌艱澀地從喉嚨里梗出這句話,眼睛裏是搖搖欲墜的光,卻還透展開

《喻晉文南頌》章節試讀:

南頌定了定神,打開電腦,十指在鍵盤上飛快地敲打着,直接黑進監控系統,抹掉了所有自己經過的痕迹。

她乾乾淨淨地離開,就如她當初乾乾淨淨地來。

「先生,夫人走了!」

翌日一早,收到消息的喻晉文從醫院回到公館。

推開房間的一剎那,就聞到一股清新怡人的玫瑰花香,這是南頌身上的味道,聞了三年他已經習慣。

主卧他很少踏足,都是南頌親手布置,整個色調也和別的房間不一樣,明黃色的床單被褥透着一股寧靜溫暖的氣息,又乾淨整潔,是她的風格。

只是他沒有駐足停留,更沒有欣賞的興緻,而是徑直走到了床頭。

離婚協議書上,女人已經簽了字,而他親手簽下的那一千萬的支票,原封不動地放在那裡。

一枚精緻透明的玫瑰印章擱在床頭,底部印着「喻晉文印」四個大字,側面的白玫瑰雕刻的栩栩如生,技藝不凡,他忍不住摩挲了一下,玉是極好的和田白玉,清明透亮,放在掌心涼涼的,難得的是底部竟還有紅色的紋路滲進去,在陽光下彷彿一朵紅玫瑰在裏面婀娜綻放,既神奇又漂亮。

她喜歡玫瑰花,他知道,院子里種了一片,但他從沒送過她一束。

印章底下壓着一張卡片,他拿起來,打開,只見上面娟秀的字體寫道:「三周年快樂。阿晉,再見了。」

喻晉文看着那兩行字,眸光一挑,目光看向擺在床頭的日曆,陰曆四月初十,好像是他們領證的日子,一晃竟然三年過去了。

他握着手中價值不菲的和田玉,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她從哪來的錢?

每個月的家用他並不少給,只是裏面的錢很少動,女人的說法是她在家裡不愁吃也不愁穿,沒什麼需要花錢的地方,賬戶上也沒有大額支出。

喻晉文聽着助理的彙報,眼神諱莫如深,沉聲道:「查查她去了哪裡。注意最近的動向,如果真是對手安插進來的,務必把人給我抓回來。」

農村出身,無父無母的孤兒――路南頌,真是如此嗎?

***

三日後,南城。

坐落於cbd廣貿大廈的南氏集團總部今天可謂是兵荒馬亂,公司職員腳步匆忙地往裡跑,高層們早早就趕到一樓大廳匯合,等候新總裁駕到。

就在前天,股票狂跌瀕臨破產的南氏集團突然起死回生,被一位神秘大老闆高價收購,職員們保住工作的同時,又陷入另一種恐慌。

「新總裁到底是誰啊,是男是女,到底什麼來頭,一點風聲都沒聽到嗎?」

「別說我們,管理層都不知道新總裁的身份,要不怎麼說神龍見首不見尾呢,希望是一位大帥哥,趕緊來一位霸道總裁拯救我吧!」

「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萬一是位女老闆呢。」

「你別逗了,怎麼可能。你還不如期盼南家大小姐死而復生呢……」

「來了來了!別聊了!」

眾人屏息以待,目光紛紛投向大門口,一股緊張的情緒油然而生,只見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停在門口,副總親自上前開門,一個人從車上下來。

準確的說,是一個女人。

十厘米高的黑色高跟鞋先落了地,緊接着一個留着利落短髮,一身白色西服套裝的女人下了車,慢慢站直,精緻的妝容襯出一張姣好的容顏。

而公司的高層們,在南氏集團工作了將近十年的老員工,看着這張熟悉的面孔,驚訝地失聲吶喊,「大、大小姐……」

南頌在南氏集團門口站定,紅唇微微一挑,「嗨,好久不見。」

《喻晉文南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