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俞桑驍墨辭
俞桑驍墨辭 連載中

俞桑驍墨辭

來源:google 作者:俞桑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俞桑 現代言情 驍墨辭

【zsy】驍家氣勢磅礴的別墅內,俞桑剛洗完澡,濕着頭髮,穿着家居睡衣,盤腿懶懶的窩在沙發上看電視頭頂,璀璨的燈光傾泄而下,將黑夜籠罩的別墅照得亮如白晝這裡是驍家的重要地產之一...展開

《俞桑驍墨辭》章節試讀:

「您放心,俞小姐只是性子倔,但不是沒心的人。您對她的好,總有一天她會明白。她現在還小,18歲連叛逆期都還沒過呢,對您有抵觸也是說得過去的。」

驍墨辭沒有再接什麼話了。

車窗外,迷眼的燈火忽明忽暗的從他眼底掃過。那張非凡的俊顏,沾染上夜的深沉,越發叫人看不穿情緒。

……

俞桑被關了。雖然是自己理虧在先,可是,那種被鎖在小黑屋的感覺,卻還是心酸得讓她每回想起都想落淚。

她是孤女。沒有父母,沒有依靠的孤女。

那一刻,心酸感、無力感、孤獨感,在心裏翻攪着,越發強烈。像是利劍,毫不留情的戳破她這麼多年來所有的堅硬偽裝,直刺心臟最軟的位置。

翌日。

被派出所恭恭敬敬的送出來。

她站在街上,只覺得心裏委屈難消。

不想回去。

再不想見那壞蛋!

而且,那始終不是她的家啊……

她給馮染打電話,想去她家借住一晚。結果,馮染早就出了門,去接她父母。

俞桑羨慕不已。為了不耽誤她的事,把要說的話,全噎了下去。

收了手機,在街上漫無目的走着,遊盪。

不知道該何去何從。手上的傷,痛得越發厲害。

不知道走了多久,天突然就下起雨來。

陣雨傾盆的沖刷下來,俞桑竟是躲都沒躲,就痴痴的站在雨里。

像是自虐一樣,未眠的她痴痴的承受着那份清涼。

反正,沒有人會在乎,沒有人會疼自己……

不知道淋了多久的雨,淋得整個人都濕成了落湯雞,思緒都昏昏沉沉起來,一輛車,忽然在她身邊戛然而止。

車窗被搖下,一張熟悉的臉出現在她面前。

「桑桑,上車!」

……

另一邊。

下午五點。

驍氏集團。

「驍總,剛柳媽說俞小姐還沒到家!電話也始終沒有接!」

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任以森推門而入。

驍墨辭將文件放下,「她從派出所出來多久了?」

「已經超過五個小時!」

五個小時?!

驍墨辭眉心突突的跳。柳媽居然到現在才來彙報!

很顯然,這小丫頭是在和他抗議昨晚撇下她的事。

可是,昨晚她身上的錢包被扒了,她現在可謂是一分錢都沒有,能去哪?

「找!調攝像頭!立刻給我找出來!」

「是。」任以森不敢怠慢。立刻出去了。

……

俞桑坐在驍四爺驍磊之車上。

驍磊之從車後拿了塊毛巾,遞給她,「擦一擦。」

俞桑勉強擠出一絲笑,「謝謝四叔。不好意思,把你的車弄髒了。」

「和四叔用不着這麼客氣。」驍磊之開着車,不懷好意的目光時不時的瞥向俞桑群底下光着的雙-腿。

這小丫頭,如今是真的出落得越發的可人了。

此刻,只穿着單薄的襯衫校服,本是清純可人。可偏偏被淋濕後,衣服幾乎是半透明。發育得剛剛純熟的身形被勾勒無疑,那雙-腿……

又白又嫩,又細又長。

嘖嘖,簡直能要了男人的命。

離得如此的近,都能聞到她身上散發的香。

真真是好一個尤物啊!驍墨辭把這麼一女孩在身邊帶着,倒是知道給自己找樂子!

驍磊之噎了下口水,只覺得口乾舌燥,熱血沸騰。

「四叔,你怎麼這麼看着我?」

俞桑抬目,正對上他看着自己的視線。

那澄澈的一眼,眼波蕩漾,讓驍磊之心裏越發心癢難耐。面上卻努力平靜着,只笑道:「沒有,只是看你把自己折騰成這樣,四叔也心疼。你三叔要知道,肯定要訓你。」

俞桑臉色微變,「四叔,我們可以不提他么?」

「怎麼?吵架了?」驍磊之探尋的看她一眼。

俞桑咬着唇,點頭。

「你三叔就是那性子,別理他。不過,我剛看你在街上走,怎麼不回去?」

俞桑悶悶的道:「……我現在不想回去。」

不想回去?

驍磊之眸子一轉,立刻就有了想法。

「我看你現在這樣,總得找個落腳點洗個澡才行。既然你不想回去,那不如這樣——先去四叔那洗個澡,你精神也不是很好,就在我那睡會兒。你呆我那,你三叔怎麼找都找不着你。如何?」

俞桑對驍磊之是一點防備心思都沒有的。

在她眼裡,驍磊之就和驍墨辭或者明川爸爸一樣,都是可敬的長輩。所以,此刻驍磊之的邀請,她也沒多想。

只是……

「我就怕叨擾了四叔。」

「什麼叨擾不叨擾。別說四叔我根本不覺得叨擾,你是我侄媳婦,就算是叨擾也應該。」

一口一個『四叔』,一個『侄媳婦』,涇渭分明,長幼有序,俞桑更沒什麼提防的心思。

想想此刻身無分文的自己也確實沒什麼更好的去處。遲疑後,到底還是點了頭。

……

除去明川爸爸之外,驍家的人,都是住在一個別墅園裡。

彼此之間走路也就幾分鐘的距離。

俞桑隨着驍磊之進門。

驍磊之很快的就給她找來了新的睡衣和毛巾。俞桑沒接,只打量。

男士的睡袍。

《俞桑驍墨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