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戰神出獄
戰神出獄 連載中

戰神出獄

來源:google 作者:神無蹤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紫涵 都市小說 陳生

三年前,因一場變故,戰友慘死,陳八荒復仇,怒殺海外一族,自囚入獄,卻偶得神醫傳承三年後、戰神出獄,撫養戰友妹妹、又做校花的未婚夫,當了上門女婿別人家的女婿窩囊隱忍,陳八荒卻囂張無敵陳八荒懷抱佳人,手握香酒:「隱藏身份什麼的是不可能的,這輩子也不會隱藏,除非……你給我一壺酒」展開

《戰神出獄》章節試讀:

奄奄一息的張紫涵一下子睜開了眼睛問道:「是八荒哥哥嗎?」

陳生突然闖入,驚動了在場所有人,那一句霸道凜冽的話更是讓眾人瞬間感覺渾身發涼,整個會場的溫度都下降了幾分。

曾大鵬站起身來,邪異的目光直視門口的陳生。

「死了個鄭少南,又來一個陳八荒,好好,也省得我們去找他!」

曾大鵬冷笑起來,倒是覺得越來越好玩了。

「八荒哥哥……」

張紫涵掙扎着想要站起來,用十分微弱的聲音喊道。

「上,給我弄死他,誰拿了他的人頭,我就把天豪娛樂會所送給他!」曾彪嚎叫道。

眾人瞬間激動了,就這會所的地段和規模,至少值一個憶,離門口比較近的一位壯漢站起身來吼道:「我來!」

這名壯漢徑直朝陳生走了過去,陳生身形一動,咔嚓一聲便捏斷了他的脖子,扔在了一旁。

殺人如殺雞,便是如此了!

「卧槽!這麼猛?」陳生輕鬆斬殺一人,頓時把其他人都驚到了。

「怕什麼?他再厲害也是一個人,況且有嚴老在此,殺了他!」

曾彪起身發號施令,頓時一群人蜂擁而來。

這些都是江湖上的人,個個都有不錯的身手,但在陳生眼裡,都是土雞瓦狗罷了。

陳生雙目中寒光閃爍,身形來回穿梭,這些壯漢被陳生割草一般擊殺。

一拳出,一名壯漢頓時被打得胸骨破碎,心臟炸開,身體飛了出去,撞到了幾個人。

陳生一步步往前,殺人如割草,一步殺一人,血濺五步!

「上!給我上!」

不斷有人衝過來,陳生一隻手背負在身後,只出一隻手,便滅殺一片。

死在戰神手裡,對這些人來說當屬榮幸了。

轉眼間,陳生已經滅殺了過半的人,這些人紛紛忌憚,不敢再冒然衝過去了。

曾大鵬倒是沒有慌張,他的身邊還站着一個高手嚴修,陳生要殺便讓他殺。

陳生看着動靜越來越小的張紫涵,以及鄭少南的屍體,心中的殺氣越來越重,這些人真的該死!

「抄傢伙!」

有人喊了一聲,大家紛紛抽出了開山刀,手中有了武器,自然膽子也壯了,一個個揮舞着開山刀殺過來。

陳生一抬手,徒手抓住了開山刀一捏,鋒利的開山刀立刻卷了起來。

他不想再浪費時間,一路碾壓,哀嚎慘叫不絕於耳,場下的壯漢被盡數滅殺,整個會場躺滿了屍體,餘溫猶在,但命已歸天。

僅剩下曾彪一人,他早已嚇得兩腿發軟,臉色蒼白,見勢不對,連滾帶爬的躲到了曾大鵬身旁去。

「二叔,怎麼辦?這傢伙太厲害了,竟被他殺了這麼多人。」曾彪驚恐道。

曾大鵬嘴角一咧,站起身來拍了拍手掌。

「好手段,好本事!嚴老先生,殺了他。」

「年輕人,你有此身手的確難得,但你不該與曾家為敵。」嚴修冷酷道。

「鄭少南是你殺的?」陳生冷冷道。

「沒錯!鄭少南就是你的前車之鑒,現在跪下臣服,老夫可饒你一命。」嚴修說道。

「你該死!」

陳生說完這話,一步步朝着嚴修走來,嚴修也不敢掉以輕心,鐵爪朝着陳生抓了過來。

他這一雙鐵爪開金裂石,威力無匹,而陳生反而站立不動,任憑嚴修的鐵爪襲來。

神勇無敵的嚴修被陳生直接抓住了手,咔嚓一聲,右手五指被直接掰斷,嚴修發出一聲慘叫,左手鐵爪再次揮來。

陳生又抓住他的左手,再次掰斷了左手五根手指。

嚴修在他面前,同樣是土雞瓦狗!

一招秒殺!

「什麼?!」

曾大鵬這下徹底動容了,嚴修可是高手啊,跟鄭少南都能平分秋色,竟然瞬間就被陳生掰斷了十根手指。

高下立判,差距太大了,這就是完全的碾壓!

曾彪也嚇到了,嚴修一招落敗,這還了得?

這傢伙,到底有多強?

「住手!你敢再動手,我就殺了你女兒!」

曾大鵬故技重施,趕緊打開鐵籠,把張紫涵抓在手裡,威脅陳生。

剛才他便是利用張紫涵,殺了鄭少南,如今哪怕嚴修落敗,曾大鵬手裡依舊還有籌碼。

「我承認,你的確很厲害,比鄭少南更強,我低估了你,不過你能奈我何?你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我殺了這丫頭。」

曾大鵬無比囂張的叫囂道。

他以為陳生投鼠忌器,無能為力了。

「你快打斷自己的手,否則就殺了你女兒!」曾彪也驚慌的說道。

他也是真的害怕了,陳生的強大超過了他們的預估。

但他們所有人都錯了,陳生不是鄭少南,這些人威脅不了他。

陳生嘴角泛起一抹冷冽的寒意,大腳一踩,直接將嚴修的腦袋踩碎,腦漿迸裂而亡。

曾大鵬和曾彪被這一幕嚇得肝膽俱裂,身體搖搖欲墜。

「王八蛋,你以為我不敢殺了這死丫頭嗎?」

曾大鵬此時也有點慌了,目呲欲裂,瞬間要捏碎張紫涵的脖子。

但曾大鵬的手根本捏不下去,此時陳生已經到了他的面前,。

兩人之間的距離原本超過十米,但陳生就好像瞬移似的,形同鬼魅般出現,曾大鵬還沒反應過來,便被陳生一腳踢飛出去。

「八荒哥哥……我好怕!」

張紫涵被陳生抱在懷裡,柔弱的聲音令這位心堅如鐵的戰神心疼不已。

「小涵不怕,有哥哥在。」

陳生撫摸着張紫涵的腦袋,眼中殺氣收斂,瞬間成了一名溫柔的兄長。

曾大鵬從地上爬了起來,不斷吐血,陳生已經走到了他的面前。

還沒等他說什麼,便被陳生一腳踩碎了腦袋。

曾彪早就嚇得肝膽碎裂了,在陳生滅殺曾大鵬的時候,他撒腿就跑。

陳生卻根本沒有去追,只見他對着空氣一抓,彷彿抓住了風,旋即並指如劍,對着逃跑的二人猛然一划。

一道泛着白色的光芒從陳生的指尖迸發,破空而出,將曾彪的頭顱斬下。

人頭拋飛,曾彪的身體由於慣性,還往前又跑出幾步,這才轟然倒下!

這天下竟有如此神妙的手段,彈指之間,劍氣破空,殺人於十米之外!

如此手段,豈非神鬼莫測?

會場靜如寂滅,整個會所只剩下陳生和張紫涵兩個活人了。

這個時候,陳生才緩緩走到鄭少南的屍體前,怔怔地看着這個不久前還那麼鮮活的小夥子。

良久,又慢慢坐了下來。

他坐了好一會,用手捂住臉。

直到聽到張紫涵的一聲咳,陳生才驚醒過來。

給刑宗台打了一個電話,然後又趕緊把張紫涵送回了醫院。

刑宗台很快趕到秦城,將鄭少南的屍體帶走了,而秦城也經歷了一次大清洗。

《戰神出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