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朝陽妖女……一場豪賭
朝陽妖女……一場豪賭 連載中

朝陽妖女……一場豪賭

來源:google 作者:黨璇梁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柳妃 現代言情 珠兒

零珠碎玉—(昭華篇)曾經,我是朝陽王室無憂無慮的小姑娘——昭華公主後來,我是朝陽臣民人人懼怕的鎮國帝姬再後來,我是朝陽妖女……一場豪賭,我已是大權在握的攝政王我這一生,差不多就這樣了,若有來生…展開

《朝陽妖女……一場豪賭》章節試讀:

是,不一會兒,他又猶猶豫豫地開口:「只是——父皇,恐怕不會答應……」「知道了,我去同父皇說。」
朝陽明德一十八夏末,昭華公主同二皇子洛玦於王都奉陽大街遇襲。
王都城尉謝順失職被查。
右相柳忠順勢將洪家滅門案扣於其身,判謝氏三族流放嶺南。
又一年祈福之際,明德皇帝頒佈聖旨:昭華公主賜婚予沈亦辰。
我也曾跪在乾陽宮外,求着收回成命。
父皇不忍我受凍,很快就派人請我進去了。
可是,他說,既是成命,就如覆水,談何收回?
「父皇,兒臣不願嫁給表兄。」
「昭華,你是孤的女兒,孤自然不會讓你受苦。
亦辰那孩子,是孤從小看着長大的,他文武雙全,你德才兼備,在孤看來,你們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傅雲潤退得了親,兒臣退不了嗎?
太傅的免罪令牌收回來了,還要收回沈恆(小舅)的嗎?
「兒臣同亦辰只有兄妹之誼,絕無男女之情。
父皇,兒臣真的不想如此就耽誤了我們兩人各自的姻緣。」
「昭華有心儀之人?」
「兒臣……」我正要回答,父皇卻抬手打斷了我即將出口的話——啊,其實……如果可以,目前兒臣只想養幾個貌美的面首。
心儀之人——說實話,我曾經也想過同年少那位一生一世一雙人。
現在,這場賜婚於我而言,不過是權力捆綁。
真的不想如此過活了。
何必還拉表哥下水呢。
「孤不覺得你放不下那傅家小子,那是亦辰有了心儀之人?」
「父皇,珠兒……」我猶豫着開口。
「你是孤最愛的孩子,如今要同孤生分了?
有話就直說,孤不會怪你。」
「珠兒現在還不想離開父皇,珠兒還要好好保護鳴兒,珠兒願意以公主令換父皇收回成命。」
我順勢便要跪在地上。
「孤早允了你受群臣禮,不必跪拜君王。
昭華,你如今是何苦?」
父皇拉着我道。
「兒臣知道當初與傅雲潤退親折了天家威嚴,而且還發生了那種……」「珍珠,那件事不要提了!
孤知道,你不是個糊塗人。
孤的聖詔都下了,若出爾反爾,豈不是讓萬民笑話?」
「若兒臣能拿回小舅手裡的免罪令牌呢?」
「孤將朝陽令都給你了,又豈會在乎那塊免罪金牌?」
「珍珠一定要嫁嗎?」…

《朝陽妖女……一場豪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