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至尊戰令
至尊戰令 連載中

至尊戰令

來源:外網 作者:凌天林婉芸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凌天林婉芸 都市言情

戰神歸來,發現女兒被虐,愛人被囚,一怒之下,世界震動,多方大佬紛紛趕來,跪地高呼:「參見小主人!」展開

《至尊戰令》章節試讀:

凌天?

柳大海先是一愣,隨即瞪大了眼珠:「難道你是那個家族的人?」

凌天?

帝都,凌家!

對!

一定是那樣,不然自己怎麼能在六年中,就從一個小商販,做到如此地步?

其中定有高人相助!

他很快就定下心思,眼中露出一抹陰沉:「你是凌家人又怎麼樣?六年之前就有人那樣對你,想來你也不過是凌家棄子而已。」

「你有什麼資格,在我面前咋咋呼呼的。」

「我可告訴你,你別想在我面前翻騰出什麼浪花來。」

柳大海近乎是瘋狂的喊道:「六年前,我能將你弄死,現在我依然能將你弄死,只要將你徹底弄死了,沒準上面能給我更多的好處。」

「到時候我就算是取締了整個林家,都不是沒機會。」

柳大海一臉瘋狂!

眼中滿是陰沉!

沒錯!

就是這樣。

凌天負手:「死到臨頭,尚,不知悔改,你可真是讓人無奈。」

死?

柳大海罵罵咧咧的:「死什麼死?今天死的是你,可不會是我,我一聲令下,大家一人一口唾沫,都能將你淹沒了。」

「你還覺得,你有什麼能耐不是?」

「真是可嘆啊。」

柳大海一臉的不屑:「都給我上,只要弄死他,我就給他十萬!」

十萬?

現場多人,眼中冒出一抹異彩,他們並非良人,殺人放火這樣的事情,也是沒少干,在這個時候,能擊殺凌天,得到十萬的獎勵,這可是真的不錯。

凌天卻是自嘲一笑,原來自己的人頭,這麼不值錢了?

也不知道境外其他勢力知道了,會不會取笑?

當初地下世界懸賞一個億,都沒人能摘下這奪紅花,遑論是現在?

可嘆啊!

心思落,更有兩人控制不住,揮舞着拳頭,朝着凌天沖了過來,拳頭揮舞,帶起一陣勁風。

戰者!

不過是小戰者而已!

「小子,你是我的。」

「我一定要弄死你。」

「弄死你這個廢物,我就能得到十萬元了。」

……

兩人叫囂着沖了過來,凌天眯眼,輕哼一聲:「跪下!」

一聲跪下,如悶雷炸響一般。

轟隆隆!

雷霆一般的轟鳴聲,在兩人耳中瞬間炸開,幾乎是在瞬間,兩人一下就跪在了地上。

噗通!

強大的壓力,讓兩人膝蓋不聽指揮,不斷顫抖了起來。

可怕!

真是可怕!

很難想,僅僅是威壓,就有這樣的氣勢,他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柳大海更是凝眉:「看來我真是小看了你,大家一起上。」

「只要能將他弄死,老子給他五十萬!」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一聲五十萬!

現場瞬間沸騰了起來!

幾乎是在眨眼的時候,在柳大海身邊的打手,紛紛沖了出去,恨不得將凌天大卸八塊一般?

柳大海更是得意:「也不知道你小子身上有什麼秘密?不過你雙拳難抵四手。」

「你真的覺得,你能有什麼本事?」

「不怕告訴你,就你這樣的人,老子可是見多了,將你弄死了,老子帶着你的頭,去找上面,沒準上面一開心,老子的地位就更穩定了。」

他不知道凌天和凌家之間的關係,不過凌天能遭受追殺,想來是不簡單。

其中指不定有什麼貓膩。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上面絕對是不希望凌天活着。

既然如此!

那就將凌天徹底擊殺吧。

死!

只要凌天一死,那麼一切,就都好說了,可很快,他就驚呆了。

砰!

只見前面,凌天隨意抬手,淡然的揮出一拳,登時一陣沉悶聲瞬間出現,直接將面前的一人完全轟飛。

「啊!」

那人登時發出了慘嚎聲,身子就像是斷線風箏一般,狠狠落在了地上,在他嘴巴裏面,也是吐出了一大口鮮血,染紅了自己的衣衫。

瞬間昏死了過去!

嘶!

對凌天的強勢,眾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顯然是看出了彼此眼中的忌憚,這樣的神色,真是讓人感覺到惶恐。

一拳就廢了一個戰者!

這修為,莫非是戰師不成?

柳大海亦是感覺到了一點危險:「你們都愣着做什麼?還不給我衝上去。」

「都不想要錢了是不是?」

金錢!

一想到獎賞!

眾人又瘋狂了起來,紛紛沖了出去:「大家一起上,將前面這傢伙弄死再說。」

「對,只要將他弄死了,一切都好說。」

「沒錯,此言有理,咱們什麼都不做,也要先弄死他。」

「大家一起上。」

……

凌天搖頭:「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

話語落。

殺神現!

他,一步就沖了出去。

砰砰砰!

瞬間。

前面的局面,急轉直下,凌天一拳轟出,就有一人骨碎!

咔擦聲不斷響起,伴隨着現場的哀嚎聲,構造出了一曲,最為美妙的樂章!

真是可怕啊。

不過是幾個呼吸之間的時間,面前除開凌天之外,再無人站立。

咕嚕!

柳大海艱難的吞了一口唾沫:「你是怎麼做到的?」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這麼多年做生意,得罪了一些人,平時可是沒少注意自身安全的事情,特別是在保鏢身上,格外捨得下功夫。

愣是找了不少厲害角色,沒想到在凌天面前,就像是垃圾一樣?

不堪一擊?

他抬頭,對上凌天的眼神,膝蓋下意識一軟,身子往後一靠,看向凌天的眼神,更是震撼:「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你想做什麼?」

柳大海見凌天朝着自己走來,心中更是惶恐了起來。

特別是這個時候,凌天的拳頭上面,可是帶着鮮血啊,有一點點羅剎的感覺?

不簡單!

凌天不曾將柳大海放在眼中,戲虐一笑:「柳大海,我說過,今晚,我會讓你為你當年的選擇,付出代價。」

「柳家,今晚必滅!」

《至尊戰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