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中國首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中國首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連載中

中國首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來源:google 作者:羿良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川端康成 現代言情 莫言

文|寶木笑很多年前,當莫言讀到川端康成《雪國》里「一隻黑色而壯碩的秋田狗蹲在那裡的一塊踏石上,久久地舔着溫熱的河水」這句話時,他多年的文學探索迎來了頓悟的玄妙時刻他說自己突然就明白了小說到底應該如何展開

《中國首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章節試讀:

女人。
《雪國》甚至一直被人詬病,因為島村是一個已婚男人,出軌的事實是《雪國》的原罪,川端康成寫的越是唯美,越是「三觀不正」的鐵證,這樣的情況在文學史上屢見不鮮,《安娜•卡列尼娜》《包法利夫人》《失樂園》《查泰萊夫人的情人》等名著都一直有這種情況。
《雪國》更加「居身不正」的地方還有很多,「徒勞」是經由島村之口道出的小說基調,《雪國》的頹廢,《雪國》的悲觀,小說結尾處對葉子死亡的唯美描寫,都足以讓川端康成成為「成長的毒藥」和「文學的罪人」。
川端康成彷彿和島村一樣,都躲到了那個世外桃源般的「雪國」。
島村三次前往雪國,那是春天、冬天和秋天,每一次的雪國都呈現不同的景緻。
從過了雪崩危險期,到處一片蔥蔥鬱郁,到初雪剛過,遠眺山頂積雪如雲煙,近看屋檐冰柱晶瑩剔透,再到飛蛾產卵、秋陽傾瀉、秋蟲啁啾、芭茅蒼勁,那是我們心裏一直憧憬的季節變換之美。
人與自然也在雪國這片天地里返璞歸真,秋田犬可以久久地舔着熱水,掃雪的漢子可以順手幫女人清掃房頂,孩子們可以肆意嬉戲打鬧,小女孩可以安靜織着毛線……小小的雪國,人情融洽、鄰里友好,無論是男人、女人、小孩還是動物都生活的悠閑自在。
是的,《雪國》這本小說,更像是一種純精神主義的審美啟蒙,世外桃源的布景下,帶着幽玄之美的審美旨趣,恰如「余情」和「氣韻」是川端康成對女子最令人難忘的註腳。
駒子和葉子都是美的,川端康成雖也描寫了她們的美貌,但更注重的還是精神層面上的美好。
駒子為了報恩淪落風塵,但她從未自暴自棄,反而堅守着自己的精神角落。
駒子從歲開始把讀過的小說做成筆記,苦練三弦琴,特別珍惜音樂帶給她的溫暖,她待人真誠,並未被人生的逆境和艱難的生活扭曲靈魂。
因此在小說里,清潔與純潔是島村對駒子的最深印象,風塵中的駒子反而被島村認為是一種「內在的涼爽」。
只是幽玄的美,卻是日式物哀的前調。
川端康成可以用最上乘的文筆描寫雪景的魅力,但在心裏還是把「雪」這一意象當成櫻花...

《中國首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