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重生七零之悍妻不好惹
重生七零之悍妻不好惹 連載中

重生七零之悍妻不好惹

來源:google 作者:關寧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孟家 武俠修真 許秋平

二十一世紀的外貿精英金穗加班猝死,重生為七十年代的一個軍嫂,丈夫常年在部隊,寄回的工資被公婆強佔,娘家人也不放過她,吸她血讓她扶持哥哥,還得養兩個大姑姐留下的雙胞胎,生活也太苦了!金穗表示這種窩囊日子她不過!欺她懦弱無主?那就雞飛狗跳分家離婚!要她補貼娘家?那就徹底決裂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她要考大學進城搞事業,誰也不能成為她前進路上的絆腳石!那個跟她結婚之後三年沒回家的男人要着沒用的,還是儘快踹了才好孟思昭臉黑:「說我沒用?你試過了沒有?」金穗:「不用試,我們馬上離婚」孟思昭:「你結的是軍婚,沒有展開

《重生七零之悍妻不好惹》章節試讀:

第二天早晨天剛蒙蒙亮,平靜的村莊里就傳來一聲慘烈的嘶吼:「哪個天殺的偷雞蛋吃!」
聲音飄得很遠,吵得附近的人家醒來,紛紛撐起身子朝窗外望去。
金穗沒有醒,她昨天晚上翻來覆去,折騰了半宿才睡得着。
許秋平從廚房裡出來,站在院子里吼,離她的屋子最近,她都聽不到。
等了一會兒,不見有人反應,倒是陳大春起床來,揉着眼睛問:「媽,怎麼了?」
許秋平大呼:「廚房裡的雞蛋少了四個,我們家出小偷了。

陳大春馬上醒了:「少了四個?誰吃了?」
許秋平看一眼金穗關着的門,咬着牙齒說:「搜,把這個家全都搜一遍,指定跑不了。

胡慧芳從房間里走出來,披着散發說:「媽,昨天晚上我們都在一塊兒,誰吃沒吃都看得見的。
你要搜,就去搜那屋!」
她說完指着金穗的屋子。
陳媛媛和陳大業也被吵醒了。
一聽說金穗偷吃雞蛋,也趕緊地爬起來。
陳大業二話不說,三步並兩步去砸金穗屋子的門,把門砸得震天響。
金穗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吵醒,娟娟和婷婷也被嚇醒了,兩個人抱着她,瑟瑟發抖。
金穗安撫她們不要怕,穿着一雙拖鞋去就開門。
陳大業雙手叉着腰,氣勢洶洶地問:「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偷吃雞蛋了?」
陳媛媛和許秋平在陳大業身後,金穗一開門,她們就衝進來,在屋裡四處搜。
昨天晚上娟娟和婷婷吃雞蛋留下的蛋殼,是拿一張廢紙包着扔在地上。
陳媛媛眼尖,拿起紙團打開看到裡頭的碎蛋殼。
她跑到門口興奮地喊:「媽,就是她昨天晚上偷吃了的。

許秋平馬上在院子里跳起來:「這個爛貨!真是心黑到地獄十八層了,攢給孩子的雞蛋你也偷吃!」
金穗一看這架式,知道大清早地這麼鬧,是要鬧大了。
她從容地從屋子裡走出來,孟家院牆是竹籬笆圍的,只有一米多高,已經有幾個起早看熱鬧的人在外面站着了。
這段時間是農閑,平常隊里基本上沒什麼活,無非就是通通水渠,或者修修路什麼的,女人在家裡忙家務,管自留地。
一家人都起來了,就是不見孟廣安。
金穗冷眼看他們:「一早上就為幾個雞蛋吵得雞飛狗跳的,至於么?」
陳媛媛尖叫:「是雞蛋的問題嗎?你自己偷吃還有理了?」
「金穗,家裡現在條件是差一些,雞蛋就只給孩子們吃,別說你,我們誰也吃不上的。
」胡慧芳在一旁說,這話聽着貌似講道理,事實上就是指責她偷吃雞蛋。
按以往,他們把什麼罪名推到原主的頭上,她只會心虛地辯解說自己沒有。
時間久了,大家說蒼蠅不盯無逢的蛋,加上她對雙胞胎確實不好,導致在村子裏名聲很臭。
圍觀的人就開始指指點點了。
金穗沒看到孟廣安,不知道他是不想理事兒,還是出去了沒在家。
陳大春在正屋門口站着,沒有過來。
一想到原主在這個家裡受的氣和罪,她就忍不住要爆發。
「一早上都沒刷牙,難怪嘴這麼臭。
」她朝許秋平大聲喊。
圍觀的人群里有個高亮的嗓音喊:「她這把嘴巴是喝了大糞的。

金穗看過去,說話的是孟思昭本家的一個堂妹,叫孟思蘭,她爸跟孟廣安是親兄弟,兩家挨着住。
兩家關係不太好,孟思蘭媽媽賀淑芬就看不慣許秋平這個妯娌,拿着繼子的錢讓陳氏三兄妹吃香的喝辣的,慣出一個村霸和一個眼高手低的嬌女兒出來。
陳大業聽着別人罵他媽嘴臭,揮着拳頭髮了狠地說:「你他媽再說一遍?」
孟思蘭被他這個樣子嚇着了,身子往後縮了縮。
金穗雙手叉着腰問:「我們說錯話了嗎?是誰一大早張嘴就罵人的?為什麼不說別人嘴臭,單說你媽?」
陳大業就把拳手揮向她,金穗趕緊喊:「思蘭,去把大隊長叫過來,陳大業毆打現役軍人家屬,破壞軍人後方團結,居心不良,得把他抓起來遊街批鬥!」
胡慧芳和婆婆小姑子面面相覷,遊街批鬥,這可怎麼了得?
陳大業又愣住,在村子裏打架沒什麼問題,真抓起來去遊街批鬥,這帽子扣得太大了。
孟思蘭機靈地應道:「知道了,我馬上去!」
胡慧芳一看金穗轉移了矛盾,有些着急,急忙去戳陳媛媛。
陳媛媛領悟,張着大嗓門說:「你偷吃雞蛋還有理了?」
許是孟思蘭跑出去動靜太大,又引得其他一些人過來圍觀,大家都抄着手,在竹籬笆和院門站成半個圈。
「既然鬧開了,大傢伙就來評評理。
雞蛋金貴,大人不能,小孩子能吃是吧?」金穗問道。
圍觀的人群中有人點頭:「可不是么,這金貴的東西我們都留給孩子吃。

有人說:「我們家窮,雞蛋給孩子吃,你們家思昭有工資,大人吃也是可以的嘛。
大夥說是不是?」
「雞蛋我可沒吃。
」21世紀的金穗不喜歡吃雞蛋,她有條有理地說:「晚上做飯,六歲的虎子和八歲的思明每個人都有一個煎雞蛋,四歲的娟娟和婷婷沒有,吃的跟大人一樣。
所以我煮了四個雞蛋,姐妹倆一人兩個。

胡慧芳和陳媛媛沒話說。
在孟家她們全靠許秋平撐腰,平時也就酸酸金穗,在眾人面前可不敢理直氣壯地說話。
許秋平生了小兒子孟思明,自然有底氣,她馬上又重複原來的調子:「就那兩個賠錢貨,有什麼資格吃雞蛋?啊?兩個小的,加上你這個不掙工分的廢物,照這樣吃我們家遲早要垮掉!」
賀淑芬站出來嗆她:「你好意思說?你家陳大業和陳媛媛不用帶孩子,幹活了嗎?金穗要是廢物,你還生了兩個呢!」
許秋平看到有人幫金穗,她自己不佔理,馬上尖叫起來:「孟廣安你死哪兒去了?你就看着別人欺負我!」
金穗站一旁冷冷地說:「你別叫喚了,到底是誰欺負誰?你不想讓娟娟婷婷吃雞蛋?行!那就分家,今天開始起就分!」
提分家簡直要許秋平的老命。
胡慧芳在一旁「好心「地提醒她:「金穗你分什麼家?分家了你得帶兩個孩子,還得幹活掙工分,你想把自己累死啊?」
金穗瞪她:「說得好像平常你們誰幫我搭手帶孩子似的。
分家之後你們不用擔心,孟思昭的工資養我們夠夠的了,我讓娟娟婷婷吃雞蛋吃到吐!」
賀淑芬在一旁拱火:「那是,既然看不慣,那就分家!以後各吃各的,誰也不礙着誰。

《重生七零之悍妻不好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