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贅婿之奇門葯神(書號:9013)
贅婿之奇門葯神(書號:9013) 連載中

贅婿之奇門葯神(書號:9013)

來源:google 作者:楊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可欣 楊成

簡介:別拿豆包不當乾糧,入贅你家情非得已,一朝翻身功傾天下一顆小小的珠子,造就一代神奇藥王我楊成,終將是你們要仰視的男人!展開

《贅婿之奇門葯神(書號:9013)》章節試讀:

楊成的命令,下達的可謂一氣呵成,卻把陳喬月給氣壞了。

「你憑什麼對我下命令?我又不是你的手下!」她沒好氣地說。

陳福生道:「月月,今天你到底怎麼啦?」

「月月,不要對客人沒禮貌。你去準備一下也沒什麼的……」老太太的口氣更溫和,陳喬月無奈轉身去準備楊成要的東西。

她出去之後,楊成又對陳福生道:「陳老,怕您也得避一避,我要為老太太診脈。」

陳福生一臉為難:「不能留下來么?」

「不能。」楊成斬釘截鐵道。

陳福生嘆口氣,戀戀不捨地拍拍老伴兒的肩膀,安撫她道:「翠珊,你別怕啊,我就在外頭,有事你喊我。」出去前,又對楊成道,「楊先生,一切就拜託您了。」

「您放心,我會儘力的。」楊成笑道,手指暗暗搓動,「至少還有它的面子。」

陳福生一愣,哈哈笑道:「楊先生真性情,真人快語,老頭子就更放心了。」

這麼多年求醫問葯,他走過不少冤枉路,遇到過幾個手段高明的騙子。

那些騙子滿口仁心仁術,到頭來卻都是為錢財無底線。

楊成是他遇到的,為數不多的坦言為錢而來的人。

或許是因為中海王家老太爺的事,又或者是被楊成本真的性子感動,總之陳福生這一次是鐵了心地相信他。

他出去並帶上房門,站在走廊里聽着屋內的動靜,但裡邊很安靜,倒是大門門鈴忽然響了,保姆跑去開門。

「喬月,老爺子在嗎?我今天弄了點好東西來給他欣賞,還有一貼葯,專門為奶奶求的……」一道張揚跋扈的聲音傳來,陳福生眉頭不由皺起。

「鄒先生您來啦,小姐在衛生間,老太爺在……」保姆忙道。

「咳!」陳福生故意大聲咳嗽。

來的這個小子叫鄒士陶,他一點都不喜歡。

蘇江市有三大富豪,排第一的是他陳家,第二位就是鄒家。鄒士陶是陳福生好友,鄒家掌權人的嫡孫,未來鄒氏企業的繼承人,從小就經常出入陳家,和陳喬月號稱青梅竹馬。

本地商圈傳聞,鄒、陳兩家,遲早會聯姻的,事實已經是如此了。陳老爺子的大孫女,就嫁給了鄒家一位公子,雖然不是嫡系,卻也身居要職。

但是這位鄒士陶么,他可不太喜歡。

這小子也是家族老小,備受寵愛,雖然有點才華,為人卻太張揚浮誇。上大學之後,就對陳喬月展開猛烈追求,只不過一直沒成功罷了。

孫女兒眼眶子高,他陳福生又何嘗不是?在他心裏,未來的小孫女婿,必定是人中之龍,鄒士陶遠遠不夠看。

老爺子臉耷拉下來,把鄒士陶叫過來:「士陶,你不是在英國讀書么?怎麼這個點回來了?」

鄒士陶本以為老爺子不在家,他只是聽說老太太身體抱恙,這段時間陳喬月在家服侍,才找了借口來見她而已。聽到陳福生的聲音,心裏別提多失望了。

陳福生簡直就是一盞1000瓦大燈泡,只要有他在,鄒士陶就別想靠近陳喬月。

「嘿嘿,老爺子!」鄒士陶笑眯眯跑過來,手裡拎着兩隻精美的袋子,朝陳福生炫耀似的展示着,「您看,這個是給您的,這個是給奶奶的。」

鄒士陶知道自己的短板在哪,太貪玩了。他也知道陳福生不喜歡他做孫女婿,原本陳老爺子對他從小看着長大,還是蠻喜歡的,自從知道自己追求陳喬月之後,態度就變了,甚至連帶着跟他爺爺關係都不好了。

但是這沒關係,鄒士陶屢敗屢戰,逐漸摸透老爺子的脾氣。老頭兒最疼孫女,最愛老伴兒,為老太太的病可謂操碎了心。今天他就投其所好,帶來苦覓而來的偏方。

「哼哼,本少爺就不相信,打動不了你這個老頭。」來之前,鄒士陶心裏暗道。

坦白講,今天若不是先遇到楊成,沒準陳福生還真鬆口了。他瞥一眼那隻裝葯的袋子,大吃一驚。

袋子印製的LOGO,的確是名揚四海的老中醫孟子洲孟老爺子的標記,雖說老爺子已經宣告退休,但他的長子卻繼承衣缽。他們家對內科病症,非常有研究。

而且孟家人行蹤都比較隱秘,有錢也不一定求得到。陳福生之前也曾想盡辦法去找他們,為此還遇到幾個自稱是孟子洲徒弟的騙子。

現在鄒士陶居然把葯給買來了,可見這小子有心。他臉色稍微緩和一些,朝客廳努努嘴:「喬月忙着呢,你先坐吧。小王,你給鄒先生泡杯茶。」

「好的老爺子。」保姆小王麻利地去泡茶,鄒士陶則十分失落地走到客廳坐下。

保姆把茶端過來,他說聲謝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滿腹狐疑地朝陳福生張望着。

陳家的氣氛,的確有點緊張。趁着小王還沒走,鄒士陶悄悄問:「家裡有事么?」

「是呀,老爺子找來一位年輕的大夫,正在裡頭給老太太瞧病呢。」小王匆匆回答。

「哦~」鄒士陶心裏有譜,思忖幾秒鐘,嘴角一挑,暗爽不已,「就他老太太那病,現在神仙下凡也治不了。有這個大夫給我墊底,說不定老爺子還能對我刮目相看呢。」

房間里。

楊成把完脈,站起身,去給老太太解繃帶。

「小夥子,這裡沒別人,你聽我勸,快走吧。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沒救了。」陳老太太和顏悅色地說。

她說的很委婉,其實也是不相信楊成的醫術。畢竟醫學是一門博大精深的學問,需要時間的蘊養,經驗的累積。

楊成現在看起來,實在太年輕了,頂多二十歲。她哪知道,楊成已經28了。

「老太太,您先別急着下結論,等我瞧了再說吧。」楊成道。

他看起來很沉穩,多少讓陳老太安心點。

一層層揭開繃帶,惡臭瀰漫而出。

家境富裕,其實老太太的傷口已經處理的相當好了。但仍舊遏制不住它繼續潰爛,小腳趾幾乎空了,腳背也開始發黑。

雖然已經在異界海盜船上看到過更噁心的屍體,但楊成還是猝不及防,差點吐出來。

他屏住氣息,背過身,擋住老太太的視線,將那株靈藥碾碎,一點點敷在傷口上。

《贅婿之奇門葯神(書號:9013)》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