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總裁甜妻想跑路
總裁甜妻想跑路 連載中

總裁甜妻想跑路

來源:google 作者:捲雲朵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捲雲朵 慕海辰 霸道總裁

男友出軌、小三挑釁、室友背叛,還有親爹把她當聯姻工具送人最糟糕的就是遇到了一個對她死也不撒手的男人,把她困在身邊,怎麼跑也跑不掉知道為什麼我總能找到你嗎?為什麼?因為你在我心裏啊很久以後,她對着好姐妹感慨萬千:都怪我當初不夠堅定,否則嗯?肩膀上突然多出一雙手她繼續面不改色說下去:否則現在怎麼能嫁的這麼好啊哎呀老公你什麼時候來的,我都沒看到你被塞了一嘴狗糧的姐妹:從第一眼起他就認定了她,此生只想將她擁入懷裡,把她寵成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你知道我最幸福的時候,是什麼時候嗎?什麼時候?夢中有你,醒來還能抱着你展開

《總裁甜妻想跑路》章節試讀:

「不要……不要,快躲開,快……啊!」
最後一幕在夢中重複出演的畫面,讓捲雲朵終於驚懼的從噩夢中驚醒,一身冷汗涔涔,面色蒼白,惶恐不安的眼睛在看見眼前熟悉的環境後,才慢慢冷靜了下來。
「沒事了,來,喝杯水鎮定一下情緒。
」身邊突然遞過來一杯水。
捲雲朵側頭看去,穿着一身整潔白襯衫的年輕男人正一臉微笑地看着她。
很溫暖,讓人不由自主就跟着放鬆了心情。
「謝謝。
」捲雲朵聲音很輕,下意識伸手接過杯子,卻沒有喝,只是握在手心裏摩挲着,指尖有些泛白,像是在尋找着某種安全感,整個人其實還處在恍惚神遊之中。
這是典型的事發性應激障礙後遺症。
「就只是謝謝嗎?」他狀若輕鬆道,拿起診療本記錄著病例,然後合上,放到了文件夾里。
之前的那場車禍的確對她產生了一定的影響,不過還能與人交流,應該問題不大。
捲雲朵勉強笑了一下,她的腦子還有些混沌,思考不了什麼東西,心情也有些起伏不定,腦海里最後那一幕實在太過震撼心神,她到現在都還沒緩過神來。
付御軒收起笑容,看着她心神不定的樣子,猶豫了一下,還是問出了口:「小雲朵,你是不是不記得我是誰了?」
捲雲朵有些迷茫地看着他。
付御軒被她那模樣弄得有些心塞:「也是,有七八年沒見了吧,我都差點認不出你來,也難怪你對我沒印象了。

捲雲朵疑惑道:「我們……」
門口傳來兩聲敲門聲,打斷了她的疑問。
幾秒後推門進來一位小女傭,有些靦腆的朝付御軒道:「付醫生,先生醒了,管家讓您過去一下。

「好,你稍等一下。
」付御軒朝女傭笑了下,再看了一眼依然一臉迷茫的女孩,無奈起身開始整理醫藥箱。
捲雲朵乍然聽到先生兩個字,瞬間振了下精神,連忙問道:「付醫生,他……他沒事吧?」
「放心,他既沒缺胳膊也沒少腿,你們真該慶幸開的是那兩輛改裝車,」付御軒提到這個就有點心疼,「多好的車,真是可惜了。

捲雲朵在聽到那人沒事後,不由鬆了口氣。
「你好好休息,別胡思亂想。
」付御軒提起醫藥箱,最後安慰了一句,頓了頓,才轉身出了門。
小女傭低着頭,等着付御軒走出門後,才拿出一把鑰匙退出門外關門落鎖。
捲雲朵聽到門口傳來兩聲不同尋常的「吧嗒」聲,她疑惑下床去擰門把手,來回擰了好幾遍都沒有擰開。
她突然意識到了什麼,立即拍門喊人,但是一個回應她的人都沒有。
她轉身朝着窗戶跑去,拉開窗帘,推開窗戶,樓下約莫十來只惡犬聞聲立即朝她兇狠地吠叫起來。
捲雲朵臉色一白,退回到了床邊,似又想到什麼,立即掏出手機想要撥打電話,結果一直撥打不出去,才注意到信號格那欄一片空蕩。
怎麼會這樣?
她吃驚的立即拔卡又重新裝入開機,依然一個信號也無。
直到這個時候,她才清楚知道,慕海辰真得將她鎖在了他的卧室里,限制了自由,隔絕了通訊,被他以着絕對強制的手段,囚禁了起來。
捲雲朵氣得渾身發抖:那個人憑什麼這麼做!她又不是他的所有物,憑什麼要這麼對她!
捲雲朵對着門又拍又打,喊到聲音都快沙啞了,依然沒有人來理會她。
捲雲朵瞬間怒從心中起,惡向膽邊生,她對着那扇門怒吼一聲:「開門,你們再不開門,我就砸東西了,我真砸了。

依然沒人理會。
真當她不敢嗎?捲雲朵氣呼呼地四下看了看,抱起牆角半人高的一架落地燈,朝着那扇門狠狠就砸了過去。
「砰咚」一聲脆響,落地燈被砸了個四分五裂,玻璃碎片散落一地。
「開門!慕海辰你給我開門!」
幾乎破壞了所有目所能及的東西,門外依然半聲也無。
捲雲朵氣喘吁吁地站在廢墟里,發泄過後的無力讓她頹然坐到了地上,心情極度壓抑,眼淚不受控制就流了下來。
「放我出去……憑什麼關着我,憑什麼……」
她環抱住自己,埋首膝間,嗚咽地哭泣聲越來越大。
只是哭着哭着她又擦乾了眼淚,起來開始扯床單被套,撕成幾條綁在一起,做了個逃生繩索,一頭綁在床腳,一頭扔出了窗外。
她其實一直都知道自己骨子裡有種逆反心理,只要不是被逼到無可退讓,她都能隨遇而安,但是慕海辰顯然已經觸及到了她的底線。
她不能再坐以待斃,即便逃出無望,她也要明明白白告訴他,她不會妥協,絕不。
樓下兇狠狂吠的惡犬聲音更大了,捲雲朵從廢墟里拆出了一根鋁合金屬棒,閉了閉眼睛,一腳跨出了窗檯,正在這時,一直緊閉的房門終於被人由外打開。
捲雲朵一腳踩在了窗台上,回頭看到門口的男人時,整個人不由顫抖了一下。
慕海辰如鷹隼般的目光直直朝她射去,不顧沈伯等人勸阻,撐着雙臂從輪椅上站起身,亦無視門口一地的狼藉,一步一步朝着捲雲朵緩緩走去。
捲雲朵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臉上的驚訝和驚懼皆是一閃而過。
「你還是一如既往,就這麼不願意留下來嗎?」慕海辰低沉喑啞的聲音緩緩響起,「就那麼……那麼討厭我嗎?」
從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懾人氣勢,隨着兩人逐漸拉近的距離,越發讓人壓抑難挨。
捲雲朵放下腳退了一步,眼睛裏盛滿了驚慌和恐懼,握在手裡的金屬棍都因為太過害怕而微微發著抖。
「你不要過來,站住,你站住!」她慌張的朝他揮了幾下棍子,想要逼退他的靠近,但顯然沒什麼效果,男人一把就拽住棍子的另一頭,隔着一米距離與她對峙。
捲雲朵來回拉扯了幾下也沒能扯回,看着男人越發難看的臉色,懾人的眼神,她心裏的那根弦終於崩斷,突然「哇」一聲痛哭出來,棍子也不要了,面子也不要了,整個人直接癱在了地上,眼淚嘩嘩往外流,哭的那叫一個山呼海嘯、天塌地陷。

《總裁甜妻想跑路》章節目錄: